2010年1月31日 星期日

京站驚讚

2010.1.27
帶著美媚去逛剛開幕一個月的京站,吃喝遊樂一天。

京站,占盡「金磚」地利。
交通超級方便,就在台北車站北出口對街,台鐵直達,捷運直達,高鐵直達,轉運客運直達,以後還有機場捷運直達。對於我這種只要交通不便就宅在家裡的懶人,真是超級大福音。


京站,全館裝潢非常「精湛」。
負責設計者是被日本媒體選為「當代大中華區最具影響力的五位建築師」之一的陳瑞憲,就是為誠品書店打造富有人文美學氛圍空間的那位大師。整棟京站建築,從地下三樓貫通地上四樓全部挑空、透光的圓頂光線流瀉全館、大片的綠色植披、遊逛走道寬敞、每層樓都有可以歇息的角落、Bike小摺也可直接進入,很體貼現代人風塵僕僕需要憩息的設計。




連小摺也可以進來的百貨公司
京站是台灣首創者




從門口就開始一大片綠意意並綿延至館內




陳瑞憲喜歡在自己的作品中注入水元素
不過這池已經出現銅板了
會不會變成許願池啊 ^^





每一層樓某個角落都有你可以歇腳的地方



京站,消費高貴讓人「驚顫」。
館內各種吃喝玩樂時尚休閒,消費真高貴呀,我什麼都買不下手,只能用眼過癮,用心感覺。


只有請美媚和她的同學到「Alley cat’s」豪華的吃一頓披薩和窯烤脆餅。窯烤脆餅很不錯吃,尤其那碟羅勒醬,讓人想把碟也舔了。







Alley cat't的裝潢是豔烈的大片紅與黑
還有不同造型的神秘黑貓
設計相當搶眼




吃披薩就是會有這種饞相



只有給自已買了一小小包台灣好茶「金萱烏龍茶」,試喝了兩天,好喝,真的好喝。



台灣好茶有感動到我的心



京站,見到台灣創意「真讚」
此行最大的喜樂是再次看到「歐蜜碼搞笑糖果」,看著那些搞笑糖的設計詞,真覺得這種會轉彎的台灣創意「真讚」,絕對是打敗對岸龐大廉價傾銷的最大力量,當然要大大支持,馬上叫小朋友挑選他們要的糖糖。




台灣會轉彎的創意,標誌台灣知識經濟的實力


京站,我還會再去逛妳。


2010年1月22日 星期五

白雲飛處與國雲飛處(改寫)

(閱讀本文,若圖太小,可按圖放大)

東北角舊草嶺隧道,騎腳踏車晃了三趟了,也該寫篇文來「紀念」了,寫什麼?網路一堆文章,再寫是畫蛇添足;不寫,一樁心事未了,還是動筆了。



#1 舊草嶺隧道石城端出口題字


走三趟的原因,是為了這四個字。

東北角風景管理處,對這四個字介紹語焉不詳,一說是:「國雲飛處」,一說是「白雲飛處」。


#2 舊草嶺隧道文物資料室說明,2010.1.20拍攝



#3 舊草嶺隧道石城端出口圖像導覽看板,
2010.1.20拍攝


看了幾篇文章,有的歸納日治時期隧道題字的內涵,認為是「白雲飛處」。

有的從搜尋得來的古詩文中推敲,也認為是「白雲飛處」。

有的直接以字典筆順法作客觀舉證

更有熱心網友去函東北角風管處指正導覽說明的錯誤東北角風管處也從善如流改正……。

看到後來,我也忍不住開始查資料了,跑去國家圖書館翻了幾本書法字典,想了解「國」字、「白」字的行草寫法。後來發現「或」字在古字中,借用為「國」字,因此一併查了「或」字。


#4 國、或、白字楷、行、草筆順圖
東京三省堂草行楷筆順字體字典,頁367、33、276



#5 白字各體書帖
于右任書法字典,頁1125-1127




#6 國字各體書帖
于右任書法字典,頁361-363



#7 或字各體書帖
于右任書法字典,頁701-702




#8 「或」字為「國」字古字例證
書源頁285、627


透過書法工具書的觀察,無論從筆順字典或一般書法字典來看,舊草嶺隧道石城出口的題字,都應該是「白雲飛處」。

「或」字筆畫簡省似「白」字,但不知此乃「白」字誤為「國」字之因?二字筆畫其實差異甚大。

東北角風管處對於遊客的指正,雖從善如流,但過於草率。

我第二次去,看到的是:文字導覽看板是以局部貼黏文字方式修改。

第三次再去,黏貼的字已經掉了,「白雲飛處」又恢復為「國雲飛處」。

而圖像導覽看版則從來沒更動,連中英文翻譯也不一樣(見#3圖)。

看來,又需要有人寫信給東北角風景管理處了。


──────
因初稿冗雜,乃改稿重寫,刪除非必要圖片,並將書帖整理合併,使一目了然。2010年1月25日星期一3:09:19 AM

2010年1月16日 星期六

冷到爆



這星期,我大概被凍到心臟快爆了。

星期一濕冷、星期二還是濕冷,星期三終於放晴,於是二十年來第一次(無意中又洩漏年紀秘密了 XD ),坐在學校泮宮花園吃午餐,給陽光曝晒。

經過的同事看到,都說我好悠哉,好享受,才怪!

這太陽是假的!這是學生說的,這詞形容得很真確!陽光真的一點都不暖。而微風襲來時,這是長城的風!這是我說的,寒風刺骨!

冬天去過長城的人都會同意我的說法,長城的風都是鑽到你骨頭裡的。古人造詞真是高明,我在長城對這詞深刻體驗到了。

當年冬天去長城,一到嶺上,一路陪著我們的全陪,馬上把自己包的只剩兩隻眼睛露在外面。有一個同行的阿伯也是台灣南部人,大概對中國北方的寒凜沒有任何概念,竟然都沒有準備帽子或圍巾,我看他凍得直打哆嗦,若老人家受寒了,可是了不得的事,趕緊拿了自己另外一條圍巾幫他包好。

唉~我說到哪兒去了><

雖然放晴,還是冷的讓人吱吱叫,星期四早上圖書館主任就拿著溫度計一路走進我們辦公室,就嚷著叫:「 ×~×~,真的只有四度耶,我們以為溫度計壞了,用別的方法試,它還是回到四度。」!

下班時我在說這事,美眉也開口了:真的只有四度啊,早上我們班教室的溫度計就只有四度啊。難怪,雖然有陽光,還是我一直覺得冷。

反正這個冬天,氣象播報員說是暖冬,又失準了。

這一季冬天,寒流一波一波的來,一次比一次冷,雨又下個不停,從去年十月到現在,東北角太陽嚴重怠工,上班日子沒超過十天!我家的除濕機沒有一天不上班的。

記得這一季冬天第一次寒流來時,我就半夜被凍醒了,明明睡前有設了定時電暖爐,已經睡了大半夜,竟然棉被是冰冷的,全身像冰棒,我就這樣被凍醒的。上班時跟老爹訴苦,晚上老爹趕緊幫我們換上傳統的十斤重棉被。

在山上就是要蓋這種手工打的棉被把自己像捲蛋捲那樣捲起來才舒服,原本是蓋不慣這種厚重被子的,總覺得壓得人透不過氣,可是前三、四年吧,山上竟然冷到二度,我被凍到頭皮發麻,實在凍怕了,第二年竟是自己趕緊去訂製這種保暖最有效的傳統手工被,如果說是其他電毯、羊毛毯,我不認為是好用的。

烘被機、電暖爐都有,可是如果有裝暖氣機就更好了,可是老爹就是硬的像石頭的人,他認為我們這裡是人間仙境,裝什麼冷氣!暖氣機更別說了><,真是無法溝通!

我在抱怨沒陽光時,他還會跟你說:不錯了,蒙古還零下45度呢!不知道我們這裡若變成零下45度會怎樣?

吼!怎樣?凍斃啊!心臟爆掉啊!你若說老爹不體貼也不是,天很冷時,他還會幫忙先用烘被機暖被呢。

老爹自己在山上長大,冬天冷慣了,我這外來的漂鳥,則是深受其害。

我還記得小乖美眉剛出生,從醫院抱回來,剛好又碰上寒流,頭兩天沒事,第三天半夜哇哇大哭,那時真的是照書養她,讓她自己睡嬰兒車,看她半夜如此哭嚎,真不知如何是好,老爹大概被她哭的沒轍,說:不然把她抱到被窩來,要哄她也比較方便。

哇,小乖一被抱到被窩裡,馬上不哭!原來小寶貝被凍壞了!從此以後我再也不讓她自己睡嬰兒車了,管她會不會依賴。

我也記得第一年來台北念書,也是水土不服,台北濕冷的冬天,對我來說,真是酷刑,整個冬天一直咳,咳咳咳,咳到痰裡都有血絲,兩隻腳後跟龜裂流血,那真是難忘的台北第一個冬天。哪想到我竟然會到比台北冷的東北角教書,還在這裡定下來!

對於在南部陽光燦爛天地長大的我,冬天實在非常想念南部的暖陽。南北溫差實在差很大,老人家說怎麼台灣南北才差不到四百公里,溫差竟然那麼大,就是差這麼大啊!每次看到台南、高雄的氣溫是20度左右,又有一個太陽標記,而東北角宜蘭、基隆則是下雨的,10度出頭的日子,我就特別想念台南。

陽光,陽光,我需要陽光!冰濕的冬天,我的意志力都被磨光了,只想窩在被窩裡。今年寒假我一定要回台南。

隨便說說就已經是老太婆的裹腳布,又長又臭,其實不是物語,只是被凍壞的我之碎碎念,趕緊結束吧。

早上才露臉的陽光,又躲起來了,又下雨了!可恨!><

2010年1月5日 星期二

鏡花水月之杜拜塔

影片來源: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qQRmxnyfnQ


高達828公尺、比台北101還高出300多公尺、世界最高大樓「杜拜塔」在2010年1月5日揭幕啟用,卻在揭幕之後更名為「哈利法塔」,藉以感謝伸手金援助杜拜度過倒債危機的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總統,也是阿布達比酋長「哈利法」(哈里發、阿里發)。

一個總統,一個酋長,一個政治人物的壽命,會比一棟建築或一個城市更長壽或更具紀念性?

世界第一的建築物如此這般命名法,讓其恆久的價值因此貶低。

更實在搞不懂在白天溫度高達五十度以上的沙漠地區,蓋這種聳入雲天的建物幹嘛?離真主阿拉更近?

我比較認為這是真實版的「空中樓閣」或「海市蜃樓」呢!

「世界第一」的名號,其實很虛幻的,隨時會被取代的,你看我們的「台北101大樓」,才五年而已,已經是老二了。

好多好多年以前看過「火燒摩天大樓」這部電影,劇中飾演消防隊長的男主角史提夫麥昆和演建築師的保羅紐曼,有段讓我印象深刻難忘的對白:我們的救火器材只能支援到六樓,為什麼你們建築師拼命把樓房蓋那麼高……。

是啊,對於那些超高的大樓,我完全沒有安全感,至今我尚未去逛過已經淪為第二的「台北101大樓」呢。

2010年1月1日 星期五

去年、昨夜、恍神之雜念



2010年第一篇文,第一天,不能偷懶,該鋪文。

有人以美美的照片鋪陳去年豐富的一年;有人回顧自己的黃金十年與改變;有人則是一面喝酒一面鋪文;而我,冬天,常常在被窩裡發想部落文章 ^^

說真的,如果不寫部落文章,可能昨天或上星期做了什麼,我都它遺忘了,而數位照片能分秒不差詳細記錄事情發生時刻,讓我們還可「憶往」,真感謝現代科技。

2009年,眾格友噗來噗去的,也推來推去的,而開心農場則成了全民運動,廢寢忘食怠忽職守,不少人因此部落荒蕪。

我的部落也處在長草狀況,但不是因為「噗」,也不是因為「推」,更不是因為「開心農場」,這些我都不玩,太花時間了,就是忙,沒精神,很早就睡覺,然後再早早起來念日文。

自從去年暑假開始上日文,就掉入萬底深淵,把時間都填進去了,然後就很少逛網路的。如果你認為我的日文已經嚇嚇叫了,也沒有,真的沒有,「時過然後學,勤苦難成」嘛。

文章再轉到我昨晚恍神的錯誤吧。

昨晚我去老人家那兒留言,祝人家「虎年如意」,後一秒卻恍神的說:「是羊年吉羊啦」,不對勁!趕緊看了桌曆,果真是虎年「虎虎生風」……> <

恍神的有夠離譜了,或許那時我是睡眼迷濛狀態,但其實都是馬英九那個「A咖、C咖、肉咖」的錯。

因為整整2008一整年和2009上半年,全台灣不是籠罩在「污扁」的毀滅氛圍中,就是被「馬神」造神運動籠罩,我完全被搞糊塗了,不知「今夕何夕」。

你看台北市政府,連續兩年的元宵節花燈都是「萬馬奔騰」,連我新春草嶺古道踏青、五月到草嶺隧道腳踏車自由行、七月陪小乖妹妹到黃金博物館周末藝術秀表演,還是躲不掉要看到一隻肉咖馬矗立道旁礙眼,明明是肉咖馬,卻自我感覺良好,風神的不得了!

八八水災是全台灣百姓共同的悲傷回憶,但也終於沖垮了馬神的假象,感謝老天,希望有更多馬迷清醒。

小同鄉說的沒錯,「終於擺脫一個9了」,希望2012能永遠擺脫9,擺脫災難,逃離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