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1日 星期五

烤季又到了



大家帶著心愛的零嘴去賄賂土地公一下,
有拜有保庇,沒有文昌君可以拜,
土地公也是會保大家平安順利的啦。

我只想拜託天公伯
基測那兩天不要發燒,
不要再燒到37度了。





2010年5月16日 星期日

斯文掃地



張曉風為202兵工廠驚天一跪和馬政府互槓,讓她成了這一星期最紅的人物。

過去對張曉風她那枝華麗的文筆,總是心存著一點敬意的,平凡的一件事,在她的筆下都變成極美之矣的事,所以這次她成了新聞焦點,我也跟著關心注意了。

可是看了她寫的〈報告總統我可以有兩片肺葉嗎?〉實在對她失望極矣,什麼時候,文壇耆老張曉風竟成為理盲濫情的偏執狂?!

而更令人鄙棄的是:〈兩片肺葉〉,一篇為環保請命的文章,卻通篇充滿個人政治偏執、政治清算的情緒用詞,極盡詆毀前朝的政策、人物,如李登輝、李遠哲、陳水扁、邱義仁等人。

這實在讓人無法苟同她到底是在為國土山河環保請命,還是一洩個人的政治意識仇視。

然後,還要扯到遠在中國、遠古的雲夢大澤,來當對照組,來強調她對202兵工廠綠地的「小水窪」的珍視……。

寫環保文章,故意忽視客觀事實,而且通篇情緒性的政治語言,張曉風病了。

張曉風如果真關心環保,為什麼不曾站出來替貓纜請命?貓纜可是連基本的環保評估都沒做呢,輕騎過關,然後完成之後啟用沒多久,就出了一堆後遺症,這個超級爛攤子,卻沒人敢說馬英九該負責任!更完全不提阿扁在一任的台北市長任內,就為台北市創造了一個26公頃的肺葉-大安森林公園。

厚此薄彼的政治私心偏執由此可見一斑。

張曉風好歹也是在台灣屏東長大的,在台灣求學、工作、結婚、生子,台灣還給了她在文學界極高的名望,說來,台灣也算是她的母親了,可是我看她對台灣其實也不放心裡的,(她說:唉!事實上台灣全部土地也沒多大,環島一周不到一千公里,如果路好車好,八小時也就跑完了。)在她心目中,衷心嚮往的大概就是那遙遠的中國祖國了。

一個人心懷大中國主義,也無可厚非,這是個人的選擇,但對於長於斯的台灣環保議題的關心,應該是發自肺腑的,而不是選擇性炒作。

我這樣說她,是因為在電視上正好看到了她那驚天一跪的畫面,鏡頭前的張曉風,眼光閃爍,那種眼神,我看不到為某種理念、信念奮鬥的堅毅態度,我讀到的是搏版面的眼神。

才之前,尤清要出來和魅力小英競選黨主席,江春男在蘋果日報發文批判他是「今之老賊」,現在張曉風也讓我有這種感覺,之所以成為老賊,其通病,其實只因:不甘寂寞!

張曉風對大中國的浪漫情懷,對同樣背景的馬英九的「寵愛」、期待,對「政治正確性」的偏執,讓她無可倖免的、很不幸的成為媚俗的作家,面目可鄙,讓人厭棄。

張曉風果真關心202,為何不敢批判郭台銘也覬覦202的土地開發?只一筆輕言帶過,說穿了,財團勢大權大,得罪不起!說穿了,其實202兵工廠,也不過是馬政府和財團的「新101開發專案」,別只是把責任推給前朝!

請看:
當國防部打開兵工廠大門……
公共電視有話好說:別切除我的肺葉老作家下跪疾呼喚不回202兵工廠

(蔡正元講話虛虛實實,好滑頭呀。)


而跪求馬英九為202兵工廠的舉動,也十分可笑。早在三千年前孟子就講「民貴君輕」,更何況今天是人民作主的民主時代,有事陳情,以張曉風你那隻可以興風作浪的大文筆,揮灑一番,也足以發揮重大影響力了吧,何須「跪求」總統?!

男兒膝下有黃金,不輕言下跪,難道婦女膝下就是糞土?所以可以隨便下跪?張曉風也算是知識份子吧,這一跪,斯文掃地啊!難怪要被罵滿腦子思想封建。

說來也讓人感慨萬千,只因張曉風和馬英九是同一掛的,又是「文壇耆老」,所以馬英九馬上受理,指示要慎重處理202,官員大陣仗的鄭重其事的陪同張曉風會勘202,而現在最新的新聞發展是202兵工廠暫緩遷移

如果不是和馬英九同一掛的,再多人上街抗議陳情,也是人微言輕,完全被漠視冷處理!

我極認同202兵工廠不作開發,只整理為大綠地公園;我也尊敬一堆斯文人為環保問題大聲疾呼;但我也冷眼等著看一堆的斯文人如何繼續為202兵工廠請命?希望他們別騎虎難下啊!畢竟從來沒有意外的,最後都是政府、大財團互相掛鉤、以「經濟掛帥」為名的官商勾結贏了。

對於政治,我一向持很悲觀的看法的。

我也很奇怪,為什麼最相關的附近南港居民,對202兵工廠的開發案都沒聲音?如此安靜?他們不需要兩片肺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