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31日 星期六





                    文字來源:全字庫



「徙」有遷移、轉移、變化的意義。 


這個字大概最能表達 2011 年我的生活寫照,更正確說是 2011 下半年的生活情形,這篇文也是我的「年終報告」 ^__^ 。

為了美眉要到台北念書,香姑母女倆終於必須到外面賃屋而居,凡事要開始自立自強,而老爹還是留在山上陪公公、婆婆,一個圓滿的家庭就這樣必須拆成兩半  > <。

原以為美眉免試申請到她理想中的學校,不必辛苦參加基測了,大家都鬆一口氣了,哪知開學至今,每天每天,我都陪著美眉過著起早趕晚,披星戴月的日子,睡眠嚴重不足,艱苦生活才開始呢。

租屋處沒網路也沒電視,母女倆就這樣將就過了半年封閉生活 > < 。

新環境,讓我常常睡不著覺,沒網路沒電視,當然就只好看書了,這大概是唯一對心靈有助益的地方吧。但其實是,睡眠嚴重不足,晚上精神已經極差,也只能看不用大腦的書。

在這些常常失眠的夜晚,看了一套所謂「氣勢磅礡」的武俠「巨作」,真的是「巨作」,號稱有五百萬字,洋洋灑灑 20本,但是我的結論評語是:繁冗無聊!無論是情節內容、結構、寫作手法,實在完全無法和金庸的武俠「巨作」比較,兩者的寫作功力雲泥之別呀。

也看了張愛玲全集,學生時代看張愛玲的小說,對她的文字敘事功力十分景仰崇拜,認為她的小說好到沒話說。可是如今再看,只覺得滿紙「陳腐枯朽」,都是一些舊時代的人事物,或是共產黨初建國,搞了一堆窮凶惡極的運動,搞死一大堆無語問蒼天的可憐卑微的百姓,讀來,實在沒好心情。而張愛玲的敘述功力,在我看過日本村上春樹的小說之後,也覺得台灣過度讚美張愛玲了。(以上兩段書評算是離題了 ^__^ )

再來,就是三餐問題,在山上,我幾乎是「遠庖廚」的幸福女人,所以是不及格的老婆和媳婦。可是現在和美眉住在一起,就必須挑起照顧她的責任,美眉一句:「我不想再吃學校的午餐了,國中已經吃膩了!」我就開始變成她的「台勞」了。

暑假之前,我就敗了一台貴聳聳的德國料理機,真的貴到不行呀,可能要花掉一個新進職場的人兩個月薪水呀,可是我現在幾乎天天操這台機器,這台機器號稱多功能:蒸、煮、炒、磨、切、打、揉麵糰、電子秤重、溫度控制及動力清洗等等,十大貼心獨特功能。不過,我最常拿它來磨和煮米漿、豆漿、揉麵糰、做果醬。蒸、煮、炒,還是請大同電鍋、傳統炒鍋代勞了。

現在天天弄三餐、做便當,才真正體驗到「家庭煮婦」的勞苦啊。剛開始在廚房動手烹飪,簡直是手忙腳亂到不行,每次忙完,廚房就好像經歷一場戰爭浩劫,現在大概有掌握到烹飪的節奏了 ^__^,到學校,只要有空,就是上網到you tube 找食譜製作,美眉一句:媽媽,水煎包很好吃,我午餐便當要帶水煎包!就是香姑媽媽最大的成就 ^__^。

不過每天這樣搞三餐,實在累呀,何況我白天還要上班呢,然後一雙手,很快的就像菜瓜布了><,天下所有在家當「家庭煮婦」的媽媽、新好男人,實在偉大呀。

或許今年不但是我的敗家年,也是犯太歲年。

不但下半年開銷多了許多,房租、三餐伙食費、美眉的設計材料費……等等,還有,五月我買了一隻高檔智慧型手機,九月陪美眉去中正紀念堂看手塚治蟲的漫畫展,就把它給弄丟了,我看是被扒了><,因為背包的拉鍊是開的!還有一隻放在錢包裡的隨身碟,裡面都是我多年的教學、教材資料,電腦硬碟根本沒存檔,雖然報警了,也只是報爽的啦,根本於事無補啦,那一陣子,我的頭腦和心,有一點空空的感覺,不是心疼手機而已,而是教材檔案全丟了,一切都要重新建立,這好像當年碩士論文資料,被納莉颱風的大水淹毀一樣,全部重來,欲…哭…無…淚…!

睡眠不足,還有一個大原因,就是陪美眉做功課。

美眉念的是設計類的科別,那些術科作業,媽媽咪呀,不是普通的耗時呀,什麼伊登十二色相環、曼塞爾色粒塊、PCCS、海報等等,如果想要有高品質的話,都不能偷工,否則可能前功盡棄,重來!

可憐的美眉,唸國中時從來沒熬夜的經驗,現在才高一而已,已經要熬夜了,聽說高二功課更多,聽說她唸的這科是有名的「爆肝科」,不忍心她一人熬夜,所以老媽我,就常陪著她了,有時也給一些建議。

母女倆最期待的日子就是星期五,老爹可以來載我們回山上。美眉在第一星期回家之後,就跟我說:「金窩銀窩比不上自己的狗窩,果然很有道理。」香姑老媽完全了解!

回到山上,我也並沒有什麼彌補心情,要特別去摸摸電腦或上上網,其實最想做的就是睡覺!這也是我的部落格荒煙蔓草的原因了,最後,我連google + 也把它關了,沒時間經營啦,睡覺卡要緊啦。

新的龍年,祝福大家:「全家福氣金龍降事事都如意」!

也祝福台灣能選出一位能造福百姓的總統。

養了一隻小豬,也讓小豬「回娘家」了,也看了「洋蔥炒蛋到小英便當」,蠻期待小英的。「台灣第一位女總統」,嗯,這名號,很有台灣人自己創造新歷史的感覺!

就把馬英九留在歷史裡,讓歷史去評斷他的「米酒政績」和「清廉」吧,還有那些補了又補的內褲,蓋了幾年又幾年的破棉被,通通也隨著他掃進歷史大洪爐去燒毀殺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