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1日 星期一

那一年,這一年(啃書系列)


 
2012年即將結束,地球安然無恙,「世界末日」,變成「芥末日」,末日的預言,不過是無聊的炒作,自己嚇自己罷了。我們依然要繼續過著平凡、平淡、平安的日子,踩著規律的步伐,朝2013邁進。 

歲末年終,不能免俗,當然要有回顧省思,取這個題目,是因為對一個老師來說,一年的開始,並非始於元旦,而是每年的八月一日,一個學年跨越兩個年度。 

那一年,這一年,我大量閱讀了許多過去我不曾接觸的雜七雜八的「幻系列」小說。 

事情源於:我班有一位啃書蟲一號,他之愛看小說,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每一秒他都在啃書,上課時,只要老師有一分鐘是講課外話,他就已經埋首他的小說世界;然後有一位很有個性的重度電腦狂學生,竟然會受他影響,最後對電腦移情別戀,變成啃書蟲二號;還有,班上好幾位學生的桌上,老是擺著一大疊的《噩盡島》,連識字有問題的學生也在看,最後,我實在受不了,很想了解他們到底在看什麼,結果,我也一頭栽進去了,許多個熬夜的日子,一本又一本。 

兩部《噩盡島》系列:第一部13本、第二部11本,熬夜啃完,接著又被啃書蟲一號介紹,看了莫仁的《星戰英雄》老書,以我的習慣,看了《星戰英雄》,當然也想把他的星戰系列(無元系列)看一看,就這樣,又上網搜尋了莫仁的星戰系列作品,把它也給看完。 

然後,啃書蟲二號說:電腦玩到沒什麼可玩的,無聊到爆,跑去台北買了一系列的《刀劍神域》,一本又一本,現在已經看了九本,聽說還有第十集,台灣還未出版……。 

小朋友喜愛的這些小說,我把它們統稱為「幻」系列,因為這些小說的題材、內容和我過去的閱讀經驗完全無法掛勾連結。 

莫仁的星戰系列,每一位人物都身懷絕技,卻和金庸筆下的武俠高人練功的方法、際遇,完全不同,更天馬行空了。其所經營的「幻武世界」,更是離奇到無法想像,已經脫離地球,直接遨遊整個星際宇宙。


這些星際英雄,尤其是主角陳信的練功奇遇之離奇,虧莫仁想像得出來,只是透過打坐冥思運轉體內的氣,加上一堆的巧合、體悟,竟然可以練到在宇宙間縱步跳躍,來去自如,套一句古人所言:簡直就是靈魂出竅啦。 

而「少年出英雄」的主題,也是莫仁寫作的中心思想吧!拯救整個地球的命運,最後真的就是以陳信為中心的一群大約高中年紀的青少年。 

《噩盡島》也脫離不了「少年出英雄」的主題,畢竟這種「幻」系列小說,最大的讀者群就是和書中主角年紀相仿的青少年。 

《噩盡島》書中的年輕人,透過吸收妖質練功,也都一個個功夫了不得!而男主角沈洛年,一個頹廢、無所事事、也沒有人生目標的高中生,竟然因緣際會,無意中被鳳凰換體,而和一隻「九尾狐」結緣,一輩子糾纏難捨,也因此在無意中成就了一番了不起的大事,拯救人類不被闇靈附身的「屍靈王」這種怪物所毀。 

一切都是在「無意中」成就的,對一個青少年來說,他們的人生的確充滿無限的創造性、可能性。 

相較於莫仁的兩部幻武小說,日本的川原礫電擊小說《刀劍神域》的男主角桐人,也是「少年出英雄」,但很大不同的是:莫仁的兩部幻武小說,至少是以具體的星際宇宙為實體的世界,但川原礫的《刀劍神域》,已經走入網路虛擬世界。 

《刀劍神域》,以一個虛擬實境為世界,故事中的2000多名網路玩家被設計陷身於網路虛擬世界,無法登出,甚至會在虛擬世界真實死亡。每一個玩家,為了在虛擬世界活存,互相打殺求生,最後也是依賴桐人這位悟性奇高、動作反應奇快的16歲敏捷少年,戰勝遊戲設計者茅場晶彥,才讓最後僅剩的600名身陷網路虛擬世界兩年的遊戲玩家,得以回到現實世界。 

老實說,我看完《刀劍神域》第一本時,整個人心神受到極大震撼,故事太驚世駭俗了! 

虛擬實境可以殺人!這和我過去閱讀的小說題材百分百不同啊!我告訴小乖美眉如果真有這種「完全虛擬實境」的遊戲機發明出來,我不會讓你接觸、登入,因為我不想冒「失去女兒」的險。 

但是我們的世界已經猶如一列脫軌的列車,朝著我們無法控制的方向飛馳,我們已經無法想像這世界會再有什麼驚世駭俗的發展。女兒也不一定聽父母的話呀,就像故事中的年輕人也都有自己的想法與獨立性,是不受掌控的。 

讀完莫仁的星戰系列(無元系列)和《噩盡島》二部曲,老實說,我覺得它們的故事只有長度沒密度深度,文筆也普普而已,相較於過去我所讀的金庸小說、張愛玲小說、村上春樹小說等等,莫仁的文筆與寫作技巧,實在拙劣到不行、修辭很貧乏呀,但其無窮的想像力讓人讚嘆。 

川原礫的《刀劍神域》卻像大地震那般的震撼著我,久久不能釋懷,激盪我去思索: 

當虛擬與現實可以混淆時,我們選擇活在哪個世界?無解!只覺得那是一個很單純卻又讓人驚心動魄的問題。電腦的極限發展,仍一直無窮的延伸著,我總覺得這是一個無盡的噩夢。 

東野圭吾的推理小說,也啃了幾本,其中《白夜行》,讀完也是讓我情緒掉谷底,東野圭吾的推理小說,其實都有「愛」的因子在其中,但很怪的是,寫的都是黑暗的愛,讓人渾身不對勁。


而且我閱讀日本小說,都有一個印象:日本的社會,女性還是男尊女卑的受害者。即使男性為了女性的愛,為其付出,也都是黑暗的奉獻,如《白夜行》、如《嫌疑犯X的獻身》等等;還有日本的小說似乎延續了武士道的黑暗正義,喜歡動用私刑解決問題,《白夜行》的桐原亮司與西本雪穗(唐澤雪穗)如此,村上春樹的《1Q84年》柳宅女主人與青豆亦復如此。 

我當然也看了一些歐美「磚頭書」小說,歐美這些奇幻系列小說,不但有長度,都是厚厚的好幾本的磚頭,每一系列都至少是三部曲以上,不同於莫仁的幻系列,它們不但有長度還有密度,看了還真無法釋手,熬夜變成常態!  

看完蘇珊˙柯林斯的《飢餓遊戲》三部曲,我並不想討論書中女主角凱妮絲與比德、蓋爾的三角戀情糾葛,只覺得:國家這種政治機器,還是不要存在比較好,老子的無為而治,絕對是有所本的,大哉智慧語啊! 

因為國家這種政治機器,經常是在百姓需要它的時候,不能發揮庇護的作用,反而在非常時期,還變成殺人機器,尤其是領導人具有邪惡本質時,簡直是人民的無窮災難源頭,無論是都城的史諾總統,或是地下第十三區的反抗軍領導人柯茵,他們所領導的世界或許不同,但居心都相同,都是不容許有異言堂,都是集權、極權的領導,人民沒有自己的真自由,人民不是自己的主宰。 

故事最後,凱妮絲一箭射死柯茵,真是大快人心,點出了人類對政治期待的幻滅。或許遺世獨立,自給自足自立自強,並非不好! 

最後談到喬治˙馬丁的史詩奇幻小說《冰與火之歌》,據說這套小說有七部,目前出版到第五部,但我只看完第一部《權力遊戲》和第二部《烽火危城》(大陸版稱《列王紛爭》),然後到網路搜尋其他三部,資料還躺在電腦中,不敢看,實在是太龐大的小說,人物又多,大概只能寒假啃吧。 

《冰與火之歌》中,那位容貌醜陋、雙腳畸形的侏儒提利昂˙蘭尼斯特,卻是我最欣賞的角色:喜愛讀書,善於思考,富有謀略,甚至被父親任命為君臨城臨時御前首相時,展現了他在尖酸刻薄外表內的潛藏仁心,以及無比的睿智,使君臨城免於被戰火毀滅、投降的命運。 

《冰與火之歌》其實展現一個很重要的主題: 

人性沒有絕對的善與惡,面對命運的考驗,人類會做出自認為正確的決定,以謀得生存;而命運其實常和人類開玩笑,面對考驗時,善者為惡,惡者有善心;智者迷惑,拙者,卻成為救世主……。 

至於重看《達文西密碼》作者丹˙布朗的幾本作品:《數位密碼》、《天使與魔鬼》、《達文西密碼》、《大騙局》、《失落的符號》等,每一本都是以重要大人物神秘離奇死亡為開頭,結合宗教密碼學、藝術、科技推理辦案為背景的驚悚懸疑小說,就擱著不談了。 

以上所提到的小說都像老太婆裹腳布那般長,以後還是少看為妙,太耗時了。 

好冗長的啃書心得呀,寫完之後,心頭好輕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