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31日 星期日

畢旅印象-字之展覽

這一趟畢旅,看到不少字,把它整理展出。




h長腳哥哥流浪到那兒了?





不管到那裡,總要留下「到此一遊」的存證,甚至藉此對心儀對象表白,這也是旅遊的風景之一,很有可觀性,但行為一點都不可取!





是誰?好大膽子!竟然敢冒名「香菇」在此題字!各位看倌你找找吧(請按圖放大),要如何塗銷呢?頭大ㄋㄟ!





蔗境彌甘,溪湖糖廠的座標建築題字。我一向喜歡篆文,雖然這四字寫得實在很胖,我還是喜歡。

人生的境界也希望是如此,先苦後甘,漸入佳境。





劍湖山博物館,很氣派的題字,堅毅有力,唯「湖」字、「館」字稍遜。





般若波羅蜜心經,劍湖山驚奇館裡的展示品,將心經燒鑄在瓷鐘罩上,算是用心的藝術創意, 日日相伴隨處可見,心靈的修鍊肇端於此。





劍湖山驚奇館裡好大的茶壺,上面有行書題詩,我試著謄錄下來,不知是否有錯字,請指教。 拍的不好,作了影像處理,請按圖放大看。

柳眼偷看梅花飛
百花頭上東風吹
壑源春到不知時
霹靂一聲驚曉枝
枝頭未敢展搶旗
吐玉綴金先獻奇
雀舌含春不能語
只有曉露晨烟知
帶露和烟摘歸去







山明水秀。靜聞魚讀月,笑對鳥談天。

出門旅遊不就是要追求這種視野,享受這種意境?

這是我遇見最有氣質的一部遊覽車彩繪藝術。


2009年5月30日 星期六

畢旅印象-嘴饞

5/25下午四點多,搭渡輪到旗津,就解放各自行動了。

說真的,畢業旅行,大概都是學生爽,老師累。

尤其今年,除了福華飯店的早餐不錯吃之外,其餘,算我嘴刁好了,不好吃!

到旗津,總算一解嘴饞 。^_^









在旗津街上,吃到夢寐以求的「沾醬番茄」,一解思鄉情。

只是有點失望,口感普普而已,沾醬不道地,太稠了!

大概像我這種外出返鄉解饞的人太多了,老闆漲價還真不手軟,一漲就是十摳!





然後又買了推薦的椪嫂「番薯椪」,剛炸好起鍋的東西一定好吃,果然!軟、Q、酥,不錯吃。









當然,烤小卷,是一定要品嘗的。

那三隻就是我們三位女老師定的,看起來非常鮮嫩,三隻50超便宜的。

你看我的饞相,就知道一定好吃!

還不過癮,我又吃了一串黑輪,還是好吃,比台北的厚片甜不辣好吃多多!

最後,我又喝了一杯冬瓜茶,甜而不膩,好喝!

好滿足喔!^_^

餐廳的晚餐,就敬謝免了!


畢旅印象-發燒的太陽



南台灣的天空,
好大一個火球!
燃燒的天空!





天氣瘋了!
海水滾了!
鑽入大碗冰吧!





天氣瘋了!
海水滾了!
栽入大水池吧!





天氣瘋了!
海水滾了!
躲入大樹蔭吧!





走一趟社頂公園,
水瓶早滴水不剩,
再喝一瓶椰子水。

不夠!

再追加砍一個椰子!
喝光裡面的水!
椰肉也刮光光!

這才過癮!

2009年5月29日 星期五

畢旅印象-就是藍




……大溪地的海水很藍,
藍的像土耳其藍、蒂芬妮藍,
藍的很清澈很有層次,
藍的不像在人間……,
畫家很難畫得出來,
照相機也拍不出來……。


以上,是趙少康最近代言大溪地旅遊廣告在電台密集播出的台詞。

「媽媽,什麼是土耳其藍?」

「你去土耳其看就知道了。」

唉呀,老媽我也沒去過土耳其呀,只好虎龍說了。














在南灣海灘,在社頂公園,在鵝鑾鼻公園,我終於明白什麼是「土耳其藍」,就是藍啊!

南台灣的天空,南台灣的海,藍的不像話,藍的像大溪地藍啊,不必花四十萬就可以享受得到。


2009年5月28日 星期四

端午祭祖







2009年己丑端午節。

現在還有多少人家,端午節在自家門口插艾草?

端午祭祖儀式已經式微,僅見白頭老朽還對傳統的堅持。

以後端午節,大概僅剩划龍舟、吃棕(錯,應該是「粽」)子、立蛋儀式吧。

工商社會人人生活緊湊忙碌,傳統節慶傳承的精神內涵與形式,隨時代發展逐漸精簡化、制式化,是必然也是必須要的改變。


2009年5月9日 星期六

年紀感觸(舊文再貼)

世外桃源109歲老人瑞今天過世。

謹記之。

2009年5月9日星期六

───


(初稿寫於2007年12月16日星期日)

世外桃源有位108歲的人瑞,今天我又去探望這位老阿祖,感觸不少。


1.今年農曆年前 96.02.16 我幫老阿祖拍攝的照片。

老阿祖身體健朗,能吃乾飯、聽力、視力都算正常,走動也正常,不需人扶持,還能做簡單家事。




2.今天慈濟功德會上山來看望老阿祖,我趕快又去搶鏡頭,老阿祖還是很健朗。




3.孫女婿和老阿祖合影,孫女婿就是慈濟會員。



4.老阿祖剛睡醒,跟孫婿說她頭暈。




5.慈濟會員與老阿祖歡喜合影。




6.慈濟人員幫老阿祖剪指甲。剪指甲,對老阿祖來說已是很困難的事。




7.老阿祖雖然年紀大,還會擺出可愛的勝利POSE,實在太可愛了!(翻攝自老阿祖家牆壁上的照片。)




8.年節、重陽節,老阿祖都是最重要的主角,鄉長是一定要來看老阿祖的。(翻攝)




9.老人家最需要的就是醫療保健,不是只有年節送慰問金拍照留念而已。(翻攝)



10.九十三年十月十八日聯合報的採訪專欄。(翻攝)


慈濟會員回去之後,老阿祖開始跟我說話,今天老阿祖又說了很多話。

七八月大,我就被抱到山上來養,是童養媳,公公婆婆都很好,小時候我胖胖的,大家都叫她「大肥門」,……。

這是阿彬(小兒子),已經過身啊,我每天晚上想到他都會哭……。

活過三世紀的老阿祖就是歷史,她一定有很多故事可以挖掘。

但當下我的感受和上次一樣,老阿祖一定是很寂寞的,少了老伴,雖然都和子孫生活在一起,但大家都忙,少有時間陪她說話的。

拍照完畢,踩著昏暗的山路走回家,遠遠的,一個灰暗的人影矗立,讓我很心驚,很緊張的放慢腳步,終於看清楚了,原來是老爹,當下,緊繃的心情鬆了!但也想哭。

和老爹冷戰一星期沒說話了,山路很暗,他還是體貼的來接我,手上還拿著竹棍子,「打草驚蛇」用的。

山路很靜,路黑到看不到兩人的影子。

「我們很久沒一起散步了。」老爹還是沒吭聲,只是靜靜的陪著我走。

山風很涼,吹得人心頭十分清醒。

人要活多久才算夠久?我不清楚,我也不一定能像老阿祖活的很老,但此刻我很明白,自己把自己交給了這個硬的像鐵、像石頭,口頭上不會說對不起的男人,但心是如此柔軟,……想起了那雋永古老的婚姻誓言: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雜想之二:人到底要活多久才夠久呢?無解。

但活得久,要能活的好,身體健康;活得好,還要有好老伴,心情愉快;有老伴,還要有閒錢,如此,就是個老神仙。

今晚心思真雜亂。


2009年5月4日 星期一

侯硐踏青之浮光掠影


4月23日星期四,學校綜合領域課程設計了一個「山海戀」課程,有「福隆海灘淨灘」活動,還有「金字碑古道之旅」。

為了拍「金字碑」文字,我就「對路」跟著去了。

侯硐,瑞芳鎮的一個小山城,過去是瑞三礦產重鎮,小小的山村,生產出全台灣最多的煤礦。侯硐因煤礦產而繁榮,如今也因不再採礦而沒落。

















從侯硐火車站很特別的紅色天橋出站,是冷清沒有外客的街道,猛一回頭,破敗不堪的瑞三礦產建築聳立眼前。

再轉回頭,繼續前行,美麗寬敞的山景視野一覽無遺。

這是一趟時空錯置的視覺之旅!





窄小的山村馬路無法擴寬,公車駛過塞滿道路,大家都要讓路。





侯硐有名的一百階,曲徑通幽路不見頂,直接通往侯硐神社,對腳力是一大考驗。















一路所見,頹圮景象不斷進入鏡頭中。

偏遠山村,大概都逃不了共同的命運,人口外移嚴重,村裡經常看到的就是阿公阿嬤幫忙帶孫子,少數可見的中年人歐巴桑歐幾桑,都是英英美代子,街頭三五閒聊,難得見到年輕人,因為都到外地謀生去了。





新建築銜接環外道路的陸橋,貼有一連串的陸橋壁飾,滿用心的設計,簡單的圖飾,告知來來往往的觀光客,侯硐過去曾有的採礦歷史,也讓人看到這個沒落山村,為轉型為觀光景地的努力。








今天戶外教學目的地之一猴硐國小,89年剛建築完成的校舍,就被象神颱風土石流淹沒,募款再重新建設的校園,美麗新穎,目前只有五十多位學生,享受著寬廣優美的校園,很幸福,也很寂靜的世界。





一進入猴硐國小,校長親自迎接,教務主任並為我們介紹台灣的國寶樹「鐘萼木」,這國寶樹是輕海紋白蝶的食物,目前僅存一千多棵,侯硐山區也有,但可惜這趟路我沒有看到。








猴硐國小舊校舍,颱風肆虐遺跡清晰可見。





才到登山口,已經有人意興闌珊了。





要一小時才到金字碑,沒什麼休息,對現在養尊處優的國中生來說,粉累的。





金字碑古道是清朝時期淡蘭古道其中一段。





終於到金字碑前,拍照留念吧,我卻把他們拍糊了。但無意中也知道了漩渦狀油桐花影是如何拍出來的。





那天,五月雪油桐一路相伴,就為它們留下花影吧,為這趟山之行腳來個美麗的結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