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1日 星期五

全台瘋跨年




從北到南
從南到北
全台瘋跨年
全台瘋煙火秀

今晚我依然宅在家裡
村上春樹陪我跨年
被窩陪我跨年

祝福大家2011年

學業猛進
友誼堅實
愛情得意
家庭和諧
工作順利
薪水高昇
身體健康
心情愉快

很平凡的祝福 ^____^

最踏實的幸福 ^____^



2010年12月27日 星期一

校園霸凌事件之發想



桃園八德國中因為學生霸凌事件成為新聞聚焦點,吳清基部長卻說:校園霸凌只是小事情。即使是一種委婉場面話,我也不以為然。

全台灣一年上萬的學生被霸凌呢,無論是學生或老師,置身其中都是深受其害者。

校園霸凌來自兇狠的問題小孩,問題小孩來自問題家庭,問題家庭源自其家庭功能早已失能,想改善校園霸凌問題,根本上必須先改善全台灣的問題家庭,誰有這種通天本事?這可是特大的事情啊!

有人倡言應該要恢復體罰,有用嗎?走不回去了!

每次看社會新聞,那種逞兇鬥狠的惡毒情境都讓人看了毛骨悚然,那些霸凌學生差不多也是如此模樣,你拿起棍子,學生就乖乖站在那裏領罰嗎?恐怕可能是老師被打倒在地吧,或被回嗆吧。立法恢復體罰,我看省省吧。

倒是多增列老師的員額編制,增加輔導人力,才是有用的,一個教室有兩位老師,秩序馬上不同的;校園有定點定時的巡邏人員,也比較能及時遏止不幸事件吧。

兩年多來,我強烈的認為馬英九政府的中央部門官員,有三個人是需要下台的,其中一個就是教育部長吳清基。

我們來看看吳清基過去擔任台北市教育局長或現在擔任教育部長其任內定案謀殺教育的爛政策:

一是政治角力、違憲在前又違憲在後、綁架學生、綁架老師、綁架教科書的
一綱一本 一綱多本選一本 考綱又考本 考綱不考本 2007-2010


你有沒有被這些名詞弄到頭昏眼花呢?簡言之就是吳清基部長不敢反吳清基局長的政策,只好硬拗。

六月,我的學生才畢業,這學年我家也有個國三生,老實說,這上下兩個學年不同的高中職入學制度,是搞得我頭昏眼花的,最後不想再去搞懂了。

入學制度是重要政策,卻年年變年年不同,一個政策只用一年,搞不懂呀!?學生是最可憐的白老鼠。

二是轉彎又轉彎、道歉說是太浪漫、又惱羞成怒說不是善變是順應民意的 「公私立高中職學費齊一」的政策 2010.03-2010.06

還有,想建立一言堂思想管太多的 發函要求台大管制PTT言論 2010.11.02

「我不同意你,但誓死捍衛你發言的權利。」,網路世界是人民發言的基本地盤,對其存在也該給一點尊重吧。

還有,期望人人都是未來的普爾菲斯的 泳起來專案 2012.02.09

馬英九一句話,教育部就準備好在12年內花一百多億蓋游泳池,好像我們的政府是印鈔機,經費多到花不完,只好緩急不分的隨意消耗。

或許撥一點零頭來補助全部學生教科書或午餐免費更具實惠價值吧。

也是被罵臭頭的,之乎也者嗚呼哀哉搞死學生文學熱情的 高中國文文言文比例最高提升至65% 2009.10.13


要學生多讀文言文以提升國文程度?!乾脆把學生直接扼殺算了。

我無法理解:
為什麼馬英九政府的中央部門官員,都不需要為錯誤的政策或事件下台。

2010年12月3日 星期五

舊草嶺隧道白雲飛處題字探討



關於舊草嶺隧道南口賀來佐賀太郎題字到底是「白雲飛處」或「國雲飛處」,經過再查證,可確定就是「白雲飛處」。

上星期學校的「旅遊文學」研習專題,我發表了相關的探討文章,今鋪陳於下,尚祈方家指正。


【摘要】
……透過書法實字的比對,我個人認為賀來佐賀太郎在舊草嶺隧道南口的題字是「白雲飛處」。

……學了日文才知道日本人「國」字漢字寫法是:「国」;再者,看了〈御歌碑〉,更恍然明白:「国」字中間是「玉」字寫法,與「白」字形似,這才是造成「國」、「白」二字草書筆畫被混淆誤認的主因。

……「國」字中間筆畫在轉折時,先旋繞一圈再貫穿而出,此正是「玉」字寫法;而「白」字中間筆畫轉折時,是直筆轉折不繞圈,這是兩字最大差異處。

……全唐詩卷310于鵠有詩作《題合溪幹洞》:
渡水傍山尋絕壁,白雲飛處洞天開。仙人來往行無跡,石徑春風長綠苔。

其中「白雲飛處洞天開」一句,完全凸顯:舊草嶺隧道鑿通之後,浩渺遼闊的太平洋劈面而來,視野豁然開朗的境界。



------

【寫作緣起】

2009年五月,學校舉辦「舊草嶺隧道綠騎士半日遊」,在那裡拍了不少照片,人生勝景又多了一頁美的珍藏。

這次踏青,對於日治時代舊草嶺隧道福隆北口臺灣總督府交通局鐵道部長新元鹿之助題字:「制天險」以及隧道石城南口臺灣總督府總務長官賀來佐賀太郎的題字:「白雲飛處」,其蒼勁渾厚的書法筆力十分欣賞。

但是,在「舊草嶺隧道文物資料室」瀏覽舊草嶺隧道歷史介紹,其中關於賀來佐賀太郎的題字到底是「白雲飛處」或「國雲飛處」,語焉不詳,導覽看板更是互相矛盾,中文標示為:「國雲飛處」,英文卻是「Where White Clouds Fly 」,心中十分疑惑。

之後上網搜尋相關資料,也是無定論,基於對漢字書法欣賞的單純熱情與興趣,決定自己去尋找答案。




「白雲飛處」,20090516拍攝
舊草嶺隧道南口賀來佐賀太郎大正十一(1922)年五月題字




舊草嶺隧道文物資料室介紹看板
20090516拍攝




舊草嶺隧道文物資料室
關於賀來佐賀太郎的題字介紹語焉不詳





舊草嶺隧道石城端出口圖像導覽看板
中文標示和英文標示不一
20100120拍攝




【網路各家說法】

透過網路搜尋,有關舊草嶺隧道南口賀來佐賀太郎題字,到底是「白雲飛處」或「國雲飛處」的討論,歸納於下。


一、認定是「國雲飛處」者:

認定是「國雲飛處」者,都是根據日本人的書法來認定,以為眼睛所見者即是「國」字。

例一:

蘭陽古國考古研究部見解:應是-國雲飛處-昭和時代日劇-國性爺合戰-海報國-是那麼樣寫的。如果日本人用錯字,那也錯了一千年了。驗證歷史應以當事人立場為準,當時草嶺隧道通車是東南亞最長隧道。台灣總督府總務長官-賀來佐賀太郎-意氣風發,題字-國雲飛處-應可理解……。
資料來源:
台灣美麗淨土-
蘭陽古國:國雲與白雲之爭2010、02、25
http://tw.myblog.yahoo.com/yfon42/article?mid=1941&prev=1952&next=1907


例二:

N年前我在北海道小樽交通記念館前(應該是吧,記憶力變差了),看到一個銅像,銅像底下題辭最後有署名,署名者的官職稱的第一個字,與此文北白川宮大妃殿下御歌碑的第一個草書字體寫法一樣,也跟舊草嶺隧道題辭的第一個字寫法一樣。

小樽那銅像的那個字,任何人去看了,就算看不懂,也會判斷為「國」,為什麼?

理由很簡單,因為,那個官職全名為:「國鐵總裁XXXX」,那尊銅像是紀念一位外籍鐵道工程師。

所以,其實我算是「國雲飛處」派啦,但很可惜,我在小樽時,沒有把那個字拍起來,因此,沒圖沒真相(甚至是不是在小樽見到,我也沒信心能記得正確)……。

資料來源:
南菜園北白川宮大妃殿下御歌碑(網友回應文)2010、1、31
http://www.wretch.cc/blog/BLUGREEN/12950435




二、認定是「白雲飛處」者:

認定是「白雲飛處」者,或從詩文意境推敲認定之;或從日治時期鐵道隧道題字邏輯推敲認定之;或從書法結構與文句意境認定之。


例一:從詩文意境推敲認定者

隧道南口上方也有草書題字「白雲飛處」(大正十一年五月,賀來佐賀太郎題。要注意的是草嶺隧道於大正十年動工,大正十三年才開通)。不過活動簡介上是「國雲飛處」,不知何者為對?

當然我個人是認為應該是「白雲飛處」比較有意境。

特地問了一下google,可有「白雲飛處」之詞;結果它告訴我「白雲飛處」一詞出自新唐書狄仁傑列傳,狄仁傑被貶并州時登臨太行山,看白雲孤飛;自己漸行漸遠,而親友更在白雲飛處,一時心中有感。

..其親在河陽別業,仁傑赴任,於并州登太行,南望白雲孤飛,謂左右曰:「吾親所居,近此雲下!」悲泣,佇立久之,候雲移乃行。
而當時福隆至宜蘭山路屬瘴癘之地,直至草嶺隧道艱辛開通,宜蘭線鐵路才全線貫通。或許昔日日本總督府總務長官賀來佐賀太郎有感於隧道未開通前,從台北總督府看交通不便的宜蘭也竟似在「白雲飛處」?


資料來源:
冬烘居部落格:台北行腳449-舊草嶺隧道、隆嶺古道2007、06、24
http://living.donghong.info/blog/?p=278



例二:從日治時期鐵道隧道題字邏輯推敲認定者

註一:
草嶺隧道南口的題字出現了兩個版本:「白雲飛處」或「國雲飛處」。到底是「國」還是「白」呢?我想大概只有去問當年的題字人:「賀來佐賀太郎」才知道了。有種說法是:因為「國」的中文草書與日文漢字的「白」的草書寫法相同,不過也有人說「國」「白」兩者的日文草書寫法皆相同,所以就出現了「白雲飛處」與「國雲飛處」兩種解釋。

到底哪個正確呢?我不知道,因為我也不懂草書。

官方的版本似乎較愛用「國雲飛處」,因為若採用「國」,就可解釋為「日本國力如雲一樣已飛抵蘭陽」。

依我的看法,這樣的解釋只是為了跟「日據」一詞相呼而已。

火車一駛出黑暗的隧道,晴空萬里、白雲、大海迎面而來,豁然開朗,這種感覺似乎用「白雲飛處」才比較合理,也合乎日治時期隧道題字的邏輯。

檢視日治時期的隧道題字如:開天、出雲、穿月、一氣通、大安洞、功維敘、萬方輻湊、潛行不窒、氣象雄深、見可而進、開物成務、至誠動天地.....等等,大都在詠嘆當地自然的宏偉或工程的艱辛,並沒有出現對日本歌功頌德的用詞……。
資料來源:
我的赤腳旅行:故吉次茂七郎君之碑2007、06、22
http://blog.xuite.net/chengbin/barefoot/12221352



例三:從書法結構和文字意境推敲認定者
接著看白字書寫法,稍懂書法人一看,就知道白雲飛處的「白」字,正是依據它的筆順而寫成的有人說「國」字的草寫也極為類似「白」字的草寫.在此應該說是「國」字的草寫,而非「國」字然,「國」字草寫的筆順還是略有不同於「白」字(請看下下一張)

讓我們再看當時國字寫法,注意.在那年代,"國"字才是制式的寫法,而非国,政府高官自然得受制式規範

或有此一說,「國」字可能是漢字中寫法最多的一個字,據統計有41種.在此要強調的是:那個字才是歷千百來普遍認為正宗的字,則非繁體國字不可

從詞句意義上言,白雲飛處比國雲飛處有意義唐狄仁傑赴任,於并州登太行,南望白雲孤飛,謂左右曰:「吾親所居,近此雲下」悲泣,佇立久之,候雲移乃行.

或許是白雲飛處出處隧道通車,旅人出此隧道,遠望白雲飛處所在,即是將與親人相見之處,應是其意涵,做官的有此悲天憫人,民胞物與情懷,題字述懷,自然允當。……





資料來源:Yeyuchng的相簿

舊草嶺隧道議「白雲飛處」http://yeyuchng.pixnet.net/album/set/14149403






【我的答案探討】




一、就書法結構而論
關於賀來佐賀太郎在舊草嶺隧道南口的題字到底是「白雲飛處」或「國雲飛處」,其本人已作古,當然不能幫我們解答,而相關文獻又闕如,我個人認為從單純的書法結構比對來找出答案,是比較客觀的作法。透過書法實字比對,我個人認為賀來佐賀太郎在舊草嶺隧道南口的題字是「白雲飛處」。

所謂「有圖有真相」,Yeyuchng在其相簿中以圖片佐證,認為賀來佐賀太郎在舊草嶺隧道南口的題字是「白雲飛處」,很具說服力。


〈台北行腳449-舊草嶺隧道、隆嶺古道〉和〈我的赤腳旅行:故吉次茂七郎君之碑〉兩位網友的推論,就詩文與隧道題字邏輯推論,客觀理性,可惜少了書法的佐證。

而認定是「國雲飛處」的兩位網友,因為缺少了實證圖片,他們的說辭就讓人很難信服,經過費心的將「國」字和「白」字並列,客觀比對,我懷疑這兩位網友可能將「白」字和「國」字的草書筆畫結構混淆了。


後來又歷經數月,我終於在網路上找到了「國性爺合戰」的圖片,更證實我的懷疑是對的。






從這張圖,可看出來「國」字筆劃和「白」字筆劃神似,但並非同一字。
圖片翻製來源:
古典之必要-從圖片看歷史趣味:國性爺合戰http://blog.yam.com/claudiochu/article/32202562


第一次去國家圖書館日韓資料室查詢日本出版的書法工具書時,我獲得一個意外發現:「國」字古字亦作「或」。因此以為「白」字和「國」字草書寫法會被混淆,可能是「或」字草書筆誤造成的。
這次去查閱日文工具書,有感所學不足,也因此促成我到補習班報名學習日文(題外話一則)。





其實這個結論是錯誤的,這是後來重新收集資料再次探索答案時才明白的。
有位網友在其網文〈南菜園‧北白川宮大妃殿下御歌碑〉,提供了非常寶貴的資料:〈御歌碑〉題字,促成我又重新探討「白雲飛處」或「國雲飛處」題字問題。


20100617攝影

除了親自去台北市南昌公園南福宮拍攝富子妃的〈御歌碑〉,因為學了日文才知道日本人「國」字漢字寫法是:「国」;再者,看了〈御歌碑〉,更恍然明白:「国」字中間是「玉」字寫法,與「白」字形似,這才是造成「國」、「白」二字草書筆畫被混淆誤認的主因。

為了確定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確,再次去國圖日韓資料室查詢資料。第二次再查詢,除了將之前查過的資料再查一次,又新翻了幾本工具書,更把児玉幸多編輯的《くずし字解読辞典增補版》翻遍了,把「白」字、「國」字、「玉」字、「或」字都做了仔細的收集。

〈御歌碑〉,是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富子妃在明治34(1901)年賜給兒玉總督的御筆,以草書書寫,距離賀來佐賀太郎草嶺隧道南口題字(1922)時間很接近。

仔細觀察〈御歌碑〉首字「國」字,和賀來佐賀太郎草嶺隧道南口題字「白」字筆法完全不同,反倒是和「國姓爺合戰」的「國」字相同。

而賀來佐賀太郎在草嶺隧道南口所題「白」字,其筆法則和日本人所編輯的書法工具書如:《くずし字解読辞典增補版》、《漢字くずし方辭典》、《草行楷筆順字典》等書所收集的諸多「白」字筆法完全相同。


「國」字中間筆畫在轉折時,先旋繞一圈再貫穿而出,此正是「玉」字寫法;而「白」字中間筆畫轉折時,是直筆轉折不繞圈,這是兩字最大差異處。



下面就是「白」、「玉」、「國」各字放大圖,可以清楚看出筆畫轉折的不同,請大家比較。


並列比對,就很清楚看出:
白、玉、國筆畫相似、相異之處。

單字孤例在論證上似乎太薄弱,以下彙整「白」、「國」、「玉」、「或」各字形,提供大家觀察比對,並請方家不吝指正。







二、就題辭意境而論

最後我想說的,自古以來,任何名人、仕宦者對建築物的題辭必有所本,必有所指,當年賀來佐賀太郎在舊草嶺隧道南口題字,也不可能憑空造詞。
如果大家以關鍵字在網路上搜尋,「國雲飛處」一詞,根本沒有與之相關的任何詩文典故,就只有關於舊草隧的題字說辭。
如果說當年賀來佐賀太郎在隧道鑿通之後,認為「日本國力如雲已飛越蘭陽」,而題字曰:「國雲飛處」,也未免過於自大,與天爭鋒。
但如果以「白雲飛處」搜尋,詞條很多。全唐詩卷310于鵠有詩作《題合溪幹洞》:
渡水傍山尋絕壁,白雲飛處洞天開。
仙人來往行無跡,石徑春風長綠苔。
其中「白雲飛處洞天開」一句,完全凸顯:舊草嶺隧道鑿通之後,浩渺遼闊的太平洋劈面而來,視野豁然開朗的境界。

無論從書法結構或題辭意境,「白雲飛處」造語絕對勝出,此無庸置疑也。
【我的另一篇探討文】白雲飛處與國雲飛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