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9日 星期五



2008年歲次戊子,
2月閏29日。

學校補假,
老爹要上班,
小乖美眉要上學,
四天連假,
沒有人陪我回台南曬太陽。

流浪到台北,
在書店一隅放逐自己。

澎湃的青春未央歌早已遠颺。



2008年2月26日 星期二

有一款痛


(請按圖放大)


當苦難變成紀念日,
當哀慟變成歡樂假期,
於是人們漸漸忘記
和平的原貌是血的顏色。

是的,
人們高唱,
用愛遮掩血腥的仇恨,
用寬容貼住歷史傷口
不必回顧,
只要跨越,只要跨越,
向前看向前走。

是的,
傷口結痂了,卻不能碰觸,
迎擊的是貫穿靈魂的痛徹心扉,
惟有擎起歷史利刃,
劃過無情冷光,
裂開的傷口才能宣洩汙濁的歷史膿癰。

─香菇寫於二二八前夕



註:
〈耳空內的蟲聲〉
由路寒袖老師填詞,詹宏達作曲演唱。
收錄在《耳空內的蟲聲》專輯,整張專輯只有一首歌,是2006年228紀念音樂專輯,由高雄市政府文化局指導、文學台灣基金會發行。


相關連結:二二八紀念館
http://228.culture.gov.tw/web/index.asp

〈耳空內的蟲聲〉演唱版:高雄市文化局http://www.khcc.gov.tw/CmsLink.aspx?ID=576&LinkType=2&C_ID=425

2008年2月25日 星期一

聊勝無?


今天太陽終於露臉了。^___^

元宵夜,老爹在陽台嚷著:你快來看啊!好大一個月亮,又圓又大又亮,你不是說都看不到太陽,你可以把月亮當太陽啊。

月亮可以替代太陽嗎?

心裡想著,還是走到陽台去賞元宵月。

「舉頭望明月」,一輪圓月,潔淨無瑕,可惜清輝冷冷,如何能取代太陽。

就像很多人,很多事,彼此之間或許有牽連,或許有關係,但彼此之間是無法替代的。

冷冷清輝如何替代煦煦暖陽?

2008年2月23日 星期六

畫眉深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雲為山咧畫目眉」,台語歌曲有這麼清新詩意的句子!動人心弦啊!

如果說朱慶餘的「畫眉深淺入時無」,寫出了新婚夫婦魚水和諧的甜蜜,那麼詩經:「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之語,更能表達路寒袖老師〈畫眉〉一曲,所刻鏤的夫妻之間相知相惜,同心扶持,不離不棄的款款深情。

──────


〈畫眉〉
路寒袖/詞 詹宏達/曲 潘麗麗/唱
本曲獲1994年第六屆金曲獎最佳作詞人與金鼎獎最佳作詞兩項殊榮


天星伐過小山溝
伊的影綴著泉水流
流到咱兜的門跤口
咱捧著星光飲落喉啊,
冰冰涼涼感情相透

雲為山咧畫目眉
有時淺淺有時厚厚
雲雖然定定真爻走
山永遠佇遐咧等候啊,
兩個注定作夥到老

我是雲,汝就是,汝就是彼座山
顧著汝驚汝受風寒
我畫目眉汝斟酌看
逐筆攏是海礁石爛

啊,一生汝是,汝是我的心肝







──────



路寒袖老師寫作此曲背景:

我每年至少都會上合歡山一趟,走中橫宜蘭支線,經武陵農場、梨山,出大禹嶺隧道,登臨松雪樓。

清晨,從松雪樓望向大禹嶺,總是一片雲海。不久,曦光薄陽,濃雲散飛,山峰凝立。

一九九二年,認識潘麗麗,知悉她的先生就在梨山的福壽山農場種植水果,之後,每次經過梨山,總想起他們夫妻之間的情愛傳奇。

潘麗麗個性活潑爽朗如雲,她先生木訥良善似山,山與雲是亙古的陪伴。

資料來源:http://www.wretch.cc/blog/jean4812&article_id=4790259

最用心的文化局長







路寒袖老師
攝於2008/1/30豐原中教會現代文學營

作品〈等待冬天〉,入選南一版國中國文
守護灣潭的燈〉,入選康軒版國中國文


────────


路寒袖老師,才氣縱橫的得獎專家。年紀輕輕,已經囊括不少文學大獎,也是家喻戶曉的最佳填詞人,紅極一時的〈畫眉〉,就是由路寒袖老師填詞的。

其實,路寒袖老師最讓我感動的,是他對公事的認真投入。

路老師以一個文人作家投入公家部門工作,擔任高雄文化局長,非常用心的整頓高雄古蹟,不但勘察了高雄所有古蹟,還自費十多萬元添購攝影器材,為高雄的文化古蹟攝影建檔。

高雄武德殿,就是在路寒袖老師帶領著高雄文化局同仁辛苦整頓擘劃下,從頹圮陳腐被遺忘的破舊日據時代練武場,有了新生面貌,而且都儘量保留它的原貌,沒有規劃特別的展示空間,只是呈現它原來練武的場地原貌,是真正能讓民眾親近,在這裡練武、練舞的活動古蹟,與百姓的休閒活動結合了。

另外,根據路老師所言,高雄有108(?)個舊碼頭,原本都是軍方碼頭,棄之不用可惜,也都在高雄市政府的整頓方案中。最成功的案子就是「真愛碼頭」,從昔日的軍方碼頭,蛻變成今日視野寬敞、悠閒浪漫的休閒碼頭,這裡面有路老師許多的用心在其中。

路老師真是最用心的文化局長,應該給予愛的鼓勵,鼓掌!

(插播:綠營執政,真該做好宣導工作,免得「棚頂做到流汗,棚腳嫌到流瀾。」)

最讓人欣慰的,公務繁忙的路老師,其創作靈感並沒有被公務淹沒,聽著路寒袖老師一首一首的朗誦因公務須要所創作的詩歌,不禁讚嘆:才子!因為他認真用心,所以老天才如此疼惜他。願老天一直庇祐這位認真生活,認真創作,認真公務的文化局長,讓他的創作才華源源不斷。

相關閱讀:
古雅台語人路寒袖
http://staff.whsh.tc.edu.tw/~huanyin/lu.htm

維基百科-路寒袖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B7%AF%E5%AF%92%E8%A2%96

「路寒袖」筆名的由來
http://blog.yam.com/BlogIndex.php?BLOG_ID=yaputo&CATEGORY_ID=731580

2008年2月22日 星期五

拼湊〈一首被撕裂的詩〉


新詩,其實有各種不同的稱呼:現代詩、散文詩、白話詩、自由詩等。這些稱呼指出了新詩創作的本質:完全不拘形式,你可以天馬行空的發揮。所以什麼無厘頭的作品都有。

例如:



上圖是一首新詩,你認為呢?
(請按圖放大。原詩是文字檔,為了保持原貌,我以圖像呈現)

不用懷疑,這是陳黎非常有名的〈戰爭交響曲〉,一首創作手法很前衛充滿意象的新詩。

全詩只由四個簡單的、形狀相似的字:兵、乒、乓、丘組成。

經由「兵」字的排列組合,產生「軍容壯盛」的視覺效果;而「兵、乒、乓」,則發揮了戰場砲聲轟隆的音效,也影射斷腳斷手傷兵累累戰火無情的景象;甚至有人缺席了;最後無數的「丘」字,具象營造出無言的塚墓之丘,指出戰爭殘酷的結局。僅僅簡單的四個兵、乒、乓、丘文字組合,卻營造了豐富的影像、聲音、文字特質。

毫無疑問,這是一首很成功的新詩,把新詩創作無厘頭的特質完全發揮。

我就曾在Oldmen老人家的網文〈無厘頭〉,看過所謂的「新詩產生器」,經過一些文字的充填,你就能成為潛力無限的詩人,毫無困難的創作出偉大佳作,而其內容大概也只能以「無厘頭」三字形容之,然後大笑面壁思過去了!

新詩不拘形式的創作,讓創作充滿無限可能和驚奇。向陽老師有一首新詩:〈一首被撕裂的詩〉,原本是描述一九八O年代末當時探討二二八事件的政治景況。

「這首被撕裂的詩,在詩行裡用了許多沒有文字的空格,一方面表示撕裂、瘖啞,另一方面可供拼湊,想像。歷史被淹滅,歷史也被重構。空白的解讀在那時代,是一種沒有說出的話語。」(李勇評語)

向陽老師這首被撕裂的詩完全是開放式的創作,可任人組合拼湊,再產生新創作,據向陽老師說,網路上至少就有三種不同的排列版本。

你也來「撕裂」一下,編輯看看,說不定你又能幫向陽老師「撕裂」一首別出心裁的新詩。


────────


向陽〈一首被撕裂的詩〉

一六四五年掉在揚州、嘉定漢人的頭,直到一九一一年滿清末帝也沒有向他們道歉

夜空把□□□□□□
黑是此際□□□□□
星星也□□□□□
由著風□□□□□□□
黎明□□□

□夕陽□□□□
□□唯一□□□
□遮住了□□
□雨敲打□□□□
的大□

□帶上床了
□□的聲音
□□眼睛
□□尚未到來


一九四七年響遍台灣的槍聲
直到一九八九年春
還作著噩夢

2008年2月20日 星期三

向陽詩作〈亂〉之處女秀


向陽老師的詩集《亂》,最近榮獲2007台灣文學獎新詩金典獎。

向陽老師笑說他的詩作:〈阿爹的飯包〉,在公共場合不知被朗讀多少次了,讀到爛了;這次要特地為我們朗讀他的得獎詩集作品:〈亂〉,這是〈亂〉的處女秀喔。

我們真是三生有幸啊,與向陽老師的第一次相遇。

──────

〈亂〉 向陽

在靜寂的夜中醒過來
醒過來的夜喧譁著
墨藍的天空隱藏迷幻的紅
淺綠的窗簾飄搖虛空的白
鐘擺彷彿也被嚇呆了
所有指針都反向逃竄

沈默的夜,沈默的張狂
囚車烏黑,滿載叛徒顛頗前行
群眾以白眼,魚肚一般翻破了天
血雨灑落子彈犁過的田
一堵廢牆依舊顫抖,在灰瓦下
孩童躲在沙包間找尋太陽
雞鴨,為地盤吵架
夢中被棄的小村,偷空打了一個小盹

從靜寂的夜中醒過來
醒過來的夜回味夢中的夢
分不清是金邊市郊即景
還是波士尼亞邊區北愛爾蘭麥格賀拉斐特鎮
分不清是西藏山區伊拉克南界
或者厄利垂亞農村約翰尼斯堡城外
有些國家醒著有些國家睡了有些國家
未醒未睡半醒半睡腥紅著雙眼
在靜寂的夜中狂亂
在狂亂的夜中靜寂
髮眼鼻耳舌頸胸腹腰肚手臂腿腳趾
都攪在一塊兒給砲火帶走了

這夜也以另一種臉顏沈默著
在曼谷在紐約在巴黎在莫斯科在上海在台北
愛滋通過血水交容滋生愛的共同體
罌粟大麻植床在人類的體膚上
狂歡舔上都會男女乾渴的唇間
飢餓寫入窮鄉孩童的骨頭
核能電廠獰笑,等待下一回的奔放
臭氧層苦澀的傷口,百無聊賴地,擺著
在靜寂的夜中醒過來
世界洲界國界人界皆已泯滅
只剩皮膚與皮膚競逐顏色

在靜寂的夜中醒過來的夜喧譁著
醒是夢,夢死也醉生,醉後還得醒
和平夢,夢戰爭,戰爭夢和平
積木一樣,隨意堆疊
亂,也隨意堆疊
積木一樣溫順沈默的我們
在政客軍頭的遊戲中
被集合被解散被撿拾被棄置被敲打被命令
被編號被設籍被上色被分類被排列被界定
在夜的某個區位中
在亂的某個經緯上
在我們自己也搞不清楚的某個夢裡
我們堅決相信可以夢見黎明

醒過來,自靜寂的夢中
這個世界用亂建構了邏輯
愛與恨以對立的鬥爭相互取暖
在夢的狂亂中
我們因為沈睡,錯過黎明
至於鐘擺
仍擺在該擺的地方
在靜寂的夜中

也不動

──1993.05.26.台北
──1993.06.03.中國時報「人間」副刊
(文字來源:向陽詩房






相關閱讀:向陽工坊-向陽詩房
http://hylim.myweb.hinet.net/xiangyang/chaotic.htm

2008年2月19日 星期二

詩人與《離騷》的邂逅













向陽老師
攝於2008/1/28豐原中教會現代文學營
作品〈阿爹的飯包〉入選光復版國中國文
春回鳳凰山〉入選南一版國中國文
立場〉入選康軒版、南一版版高中國文


────────









向陽老師,不用我多費筆墨介紹吧。我經常在自由時報上拜讀他的大作,是我的偶像之一。

一直以為向陽老師是個嚴肅政論家,這次面對面上課,才知道向陽老師平凡的外貌中,有最真實的詩人氣質。

一個九歲的小男生,就會看瓊瑤的小說,還看到淚水淋漓;一個十三歲的少男,就已經與《離騷》邂逅,然後矢志當個像屈原一樣的大詩人,寫出像《離騷》那樣的偉大作品;在歐洲的歌劇院舞台上,他怡然自得豪氣萬千的高歌台灣民謠:〈西北雨〉。

這就是向陽老師,浪漫善感,又如此的自在自信。

我們或許正處在「亂」的世界當中,我們需要的或許就是向陽老師那種洞明世事,卻能保持一份清醒的智慧與豁達沉穩的心境吧,如此,我們才能在這動盪的塵世,優游自在,不迷惑也不迷失。

────────

向陽老師的自剖
我懷念13歲時手抄《離騷》,單純如月光的詩人之夢;我懷念20歲之後32歲之前,源源湧泉的詩的書寫;32歲之後,我在媒體工作與學術研究的人生土亞口,迎風疾行。從文學人、而新聞人到學者,這些身分的轉換,其實伴隨著心境的慌亂。詩,還是我的最愛,我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完成《台灣史詩》的書寫;同時完成《台灣詩史》的著作,為我的「詩」生活與書寫畫下圓滿的句點。



相關閱讀:
向陽工坊
http://hylim.myweb.hinet.net/




誰把太陽藏起來了


晚上華視任立渝的氣象報導說:
台南高雄,明天最高溫25度,晴天!
基隆北海岸:最高溫16度,陰雨天!

終於從8度、10度溼冷爛天氣回溫了,
但是可愛的太陽怎麼還不回來啊?

太陽到底哪裡去了?
誰把東北角的太陽藏起來了?

上個禮拜小乖突然問我:
媽媽,如果你會魔法,你要變出什麼?

那還用問!

當然是變出太陽啦!

我想死太陽了!

到228太陽如果還不露臉,
我只能回台南找太陽了。


2008年2月18日 星期一

腹有詩書氣自華






蕭蕭老師
攝於2008/1/29豐原中教會現代文學營
作品〈憨孫耶,好去睏啊!〉入選於翰林版國中國文


────────







蕭蕭老師一走進文學營教室,就吸引了我的目光,講究的服飾把他瀟灑儒雅的書生氣質襯托的更突出,神采奕奕,完全看不出他曾經中風過。

在不急不徐的談吐中,蕭蕭老師讓我們很清楚的體認到詩歌的創作,就是在「柔軟的頭腦」、「柔軟的心」當中創作而成。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蕭蕭老師所提到的自我介紹方法。「蕭水順」三個字,可以讓蕭蕭老師介紹一小時半,由這三個字衍生出許多典故,學生要把蕭蕭老師忘了也真難啊!

原來蕭蕭老師利用每次等待老婆開飯的零碎六、七分鐘,隨時翻閱《辭海》,累積了他豐富的知識典故,讓他的學生上課如沐春風。著作等身的蕭蕭老師,大概就是那種所謂:「善於管理時間的人,就是掌握成功契機的人。」那一類型的人吧。

當蕭蕭老師說:下課時間到了。文學營的同學都叫起來:啥!這麼快就要下課了!我也是這種感覺,轉頭跟身邊的同事說:蕭蕭老師的學生真幸福,可以天天上他的課。這次能面對面上蕭蕭老師的課,我也很幸福。



2008年2月17日 星期日

吳晟的甜蜜負荷








吳晟老師
攝於2008/1/29豐原中教會現代文學營作品
作品〈負荷〉入選於康軒版國中國文
〈土〉入選於翰林版國中國文

──────






參加文學營的第一天,我一出豐原火車站,就遇見了一位額頂已禿兩鬢花白看起來像隔壁的「阿公」一樣親切的老先生,我竟然沒認出這位親切的阿公,就是鼎鼎大名的〈負荷〉一詩作者,鄉土詩人吳晟老師。

溫文誠樸的吳晟老師,沒有傲人的華麗學歷,只有他一貫的對台灣這塊土地的熱愛,他堅持與土地為伍,在這塊土地上創作,在他質樸的文筆中,描繪這塊土地上的子民、生活、文化與歷史。

退休之後的吳老師,還是秉持著他對這塊土地的熱愛,志願當個現代「種樹的男人」,開始從事「植林」工作,這種不帶功利思想淡泊的生活態度,令人敬佩。

吳老師認為我們所處的環境,生活的背景,形塑了我們的美學觀念,這種美學觀念也形塑我們對詩的創作美學。例如我們會覺得鄭愁予的名句:「我答答的馬蹄聲……」那匹慢跑的馬是美麗浪漫的;但沒有人會認為:「我哞哞的牛叫聲……」這頭賣力耕田的牛是優雅動人的,你只會覺得牠土土的。

就像台灣的女性一向被形塑成「三八阿花」的低俗形象一樣,其實「阿花」和「蘇姍那」都只是一個女性的稱呼罷了,但我們對這兩個女性名稱所產生的意象就是截然不同。即使事實上大多數台灣女性都是堅強耐苦的,但我們對台灣民間婦女的形塑經常就是:「阿花」的模型,這就是牢不可破的美學形塑經驗。

吳晟老師認為詩歌或文學的創作除了應該突破刻板的美學觀念之拘限,更毋需藉助華麗的修辭來創作,以質樸的文字本色創作,是詩歌創作最好的方法。以此觀之,吳晟老師的作品正是這種創作美學觀的實踐。

相關閱讀:吳晟訪談錄http://staff.whsh.tc.edu.tw/~huanyin/mofa/w/mofa_wuseng.php




跨越生命大河的人



李喬老師
攝於2008/1/29豐原中教會現代文學營
作品〈心中的燈〉入選於翰林版國中國文

──────

李喬老師,是這次文學營年紀最大德高望重的「大師」,也是台灣鄉土文學祖師爺級的作家。

至目前為止,李喬老師創作了兩百多篇短篇小說,另外也有長篇小說十部左右,其中他的大河小說(一稱長河小說)《寒夜三部曲》第一部:《寒夜》,由公共電視台改編為連續劇,是台灣第一部客語文學連續劇。

七十多歲的李喬老師,身體健朗,一臉燦爛笑容,怎麼看都不像是七十多歲的老人家,有如純真赤子,十分迷人。

而李喬老師那一口高亢夾雜國語、台語、英語的客家腔調,也讓人難以忘懷。

這次上課,李喬老師並沒有談他的大河小說,只是在上課中,以最單純的小說定義,與他的小說實例呼應,讓我們了解小說的創作要素:把人間無數個事實的「點」,以虛擬杜撰的「線」貫串起來,形成更真實的人間面目的作品,這就是小說。大師出手果然不同凡響,一點就通。

相關閱讀:作家導讀-李喬
http://literature.ihakka.net/hakka/author/li_qiao/li_author.htm



2008年2月10日 星期日

找樂子2


別說你沒看過101大樓跨年煙火秀,
現在就秀給你看。

冷颼颼的山谷,溼答答的天氣,
大家同樂玩煙火,
於是璀璨耀眼天空,有了一點暖氣。



火樹銀花



繁華似錦轉眼間



一個、二個、三個、……九個,
我終於看到九個太陽了。




小孩的笑靨,
比火樹銀花更迷人更燦爛。


鈔票燃燒後的殘景。


年假要結束了,
星期二要上課上班了。><

2008年2月9日 星期六

找樂子1



他們在幹嘛?














這種爛天氣還能幹嘛?

從十月份到今天,太陽公公大概老番癲了,都忘了上班,我看到他露臉的日子不到五天!!!

天氣一天比一天冷,今天真的只有8度!氣象預報,這次倒是神準了,一度也沒差!

門外「煙雨濛濛」,可真詩意啊!?很適合拍瓊瑤小說電影,最佳布景!才怪!我快凍斃了 > " <,每天賴床到中午才起床。 一屋子的人,不分男女老少,倒是很自得其樂,一組簡單的道具,大家就玩得熱情如火,臉紅咚咚的,哪會冷啊?!連我都被感染了那份熱情,拍照存證了。^^



賭,這遊戲,真是人類文明史上最了不起的設計,管它正當不正當,我只知道它總是讓人渾然忘我,甚至傾家蕩產!

2008年2月7日 星期四

旅行讓我們更貼近生活


劉克襄,台灣自然觀察旅行作家。
作品〈大樹之歌〉入選為南一版國中課文。
攝於2008/1/29豐原中教會現代文學營


──────


直到現在,我都還記得,劉克襄老師走進我們文學營研習教室時,是穿著短袖, 整整2個小時的上課中,劉老師一面跟我們介紹《十五個車站的故事》,一面頻頻拭汗,因為他走了一小時山路來到豐原中教會「現代文學營」教室。

這就是劉老師的風格。

他說:毎次被邀請到哪裡演講,他都不要邀請單位接送,他喜歡自己搭普通車慢慢晃到目的地,然後又到當地菜市場逛一圈,才到演講地點報到。

為什麼要去逛菜市場?

劉老師認為菜市場就是鄉鎮的「當代生活博物館」,一般富麗堂皇的博物館所陳列的都是過去的歷史文化,是死的;但一個鄉下菜市場菜攤,擺出來的各式菜色會讓你讀出很多當地人文、民俗、特產之本色,是當地還存在的生活文化活證物,這是一般博物館搜刮不到的寶藏。

例如:劉老師曾逛過台東車站舊站,走進附近的菜市場,就看到一種「矮葉冷水麻」菜葉,他旅行過台灣很多地方,都沒有看過這種植物,這是當地某族原住民才會食用的植物,這就是最真實的民間飲食文化資料。只有在旅行中,你才能見人所未見,收集到獨家資料。

透過旅行,不但可以直接觀察記錄台灣本島百姓的生活真貌,更會挖掘到許多有趣的獨家資訊。

有一陣子,「永保」­-「安康」車票熱賣,其實台灣吉祥火車站名,不只「永保」-「安康」呢。

劉老師就首先發現了花蓮的「吉安」­-「壽豐」站名,也具有吉祥之義,車站建立以來,只賣出8千多張車票,但劉老師的文章一發表,造成「吉安」­-「壽豐」車票短短半年內熱銷好幾萬張!

插播:我把火車時刻表小冊子拿出來觀察,也發現花東線普通車站名都非常美麗吉祥呢。^^

這次研習完畢,特地繞到豐原市區買「雪花齋餅舖」的綠豆凸、鳳梨酥。吃第一口綠豆凸時,我就後悔了,口感和我過去吃豐原綠豆凸的記憶有很大落差!><

不過這倒讓我想起劉老師介紹的南部某個車站附近深具傳統人情味餅鋪的故事。

這家餅鋪老闆堅持只賣給劉老師兩個餅,因為兩個餅趁熱吃,非常好吃,但多帶幾個回家,冷了,就不好吃了。餅鋪老闆還拜託劉老師不要寫文章介紹呢,免得客人太多,他們做不來,趕工做出來的餅,不是一貫的品質,會毀了他餅鋪多年來建立的老字號招牌呢。

市井小民做生意,不貪,只有最憨厚的商譽堅持,讓我們看到台灣本土小生意人最敦厚誠樸的真實本色。

台灣有許多「國外旅行作家」,他們的作品有一個共通特色:華麗浪漫有餘,人情味不足,感動我的成色也不夠。

再者,想效法這些旅行作家也來一趟異鄉流浪之旅,時間就是個大問題呢。

相對於此,劉老師的旅行日誌,則是道地的台灣味,隨便選個周休二日,輕便背包上肩,就可台灣走透透,不用花很多錢,卻一樣可以收獲滿行囊,豐盈生活記憶呢。

對於劉老師來說,旅行,不是為了漂泊,不是為了浪漫;旅行,是為了觀察,是為了更貼近生活。

最後以劉老師的話來結束我的文章:文筆不是決定作品好壞的條件,內容才能決定作品的好壞;只有真實貼近生活的觀察,你才能挖掘獨特、溫馨感人的題材。

相關閱讀:
劉克襄部落格:人間,一顆星球
http://blog.chinatimes.com/aves





矮葉冷水麻
乍看這照片,我以為這是小時候在南部常吃的「黃麻葉」,可是劉老師斬釘截鐵的說:絕不是,那是某族原住民才有的食材。


回味童年:
小時候,記憶中,南部的夏天天氣非常炙熱,沒有食欲,大人會煮「黃麻葉稀飯」,吃起來,非常苦,比苦瓜還苦,卻很開胃降火氣。




黑貓大旅社
也只有下鄉旅行,才能看到這種台灣早期非常具指標性的情色旅社招牌。
以上圖片翻攝自劉老師的簡報畫面

2008年2月6日 星期三

2008年2月3日 星期日

聽利格拉樂˙阿烏說故事


利格拉樂˙阿烏
排灣族原住民,對外為了區分性別,「烏」字會加上「女」字偏旁。
作品〈男人橋〉收錄於康軒版國中課文。
攝於豐原中教會現代文學營2008/1/29


原住民文化,是我最陌生的區塊,呈現於腦袋瓜的,永遠只有電視裡頭的豐年祭畫面,除此,對原住民文化的認知,混沌無知一片空白。汗顏!

這次參加豐原中教會「現代文學營」,在利格拉樂˙阿烏老師的課程中,得以稍稍窺見原住民文化。

除了體認到阿烏老師所強調的:這塊土地上,不是只有一個族群存在,更要注意到:台灣其實是多元文化存在,各族群之間是平等的。

另外,阿烏老師談到排灣族的「送情柴」以及姓名學,也讓我印象深刻。


排灣族之「送情柴」

阿烏老師是排灣族,排灣族在豐年祭之前,毎個未婚成年男子都會特地到山裡砍柴,然後將綑綁包紮好的柴木送到仰慕的未婚女子家中。

豐年祭來臨,正是排灣族未婚女性競妍比美之時,未出嫁的姑娘,都會互相較勁誰家收到的「送情柴」比較多。

豐年祭當天,也就是未婚男子發揮數學計算能力的時候了。因為祭舞開始,他必須選擇到適當位置,才能在祭舞隊伍不斷變化進行中,牽到心儀女子的玉手,如果女方不喜歡對方,會主動退出祭舞隊伍的位置,不讓男方牽到手。男方能牽到女方的手,代表著將美女追到手,此後可以牽手一輩子了,「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豐年祭結束,女方會以這些送情柴烹飪美食請所有贈柴的男子,真是情意周到啊。

婚禮當天,婚宴舞會中,新娘更會殷勤的,誠摯的,一一向那些曾經送柴的男子答謝:謝謝你曾愛過我。「禮失求諸野」,這禮數真是浪漫唯美!

遺憾的,排灣族這種浪漫的「送情柴」傳統,也敵不過現代文明的侵略,現在排灣族未婚男子追求女生,少有「送情柴」的行動了,都是以「瓦斯桶」代替「送情柴」,有錢的男子,都是送50公斤重的大瓦斯桶喔!


排灣族的姓名學

為出生的小孩命名,是一大學問,不但筆劃要與生辰八字配合,求其吉祥好運,讀音更是要注意,意佳音開朗之外,還要注意各種諧音問題。

我一直記得有位教官提到關於命名的笑話:「張安泰」,這名字不錯吧,可是你顛倒過來讀讀看:太骯髒!當初父母命名,那想得到那麼周全啊。

這些關於命名學的困擾,大概都不會降臨到排灣族小孩身上。

因為毎一個排灣族小孩都是以出生時所待的屋子為姓,姓之後就是他的名,依據毎個孩子的姓,就可以追蹤小孩出生時的家族狀況,真是簡單清楚。

排灣族的社會階級分化為:貴族、巫師、藝匠、平民。貴族的名字,專屬貴族所用,平民不能使用。但也有例外。

阿烏老師家族是平民,母親叫「穆莉淡」,意為琉離珠,原為貴族專屬名字,因為巫師就住在阿烏老師家隔壁,母親出生時,巫師目睹一隻老鷹飛過天空,巫師認為這是吉祥之兆,就把「穆莉淡」這名字賜給阿烏的母親,這個賜給平民母親的貴族名字,就只能母親一人用,不能傳襲。

原來社會階級並不是文明社會才有的制度啊,在純樸的原住民社會奉行的更徹底。




排灣族的送情柴,右邊是排灣族的傳統服飾。



排灣族剛過世的巫師。
巫師過世,在排灣族中是不得了的大事。
巫師分為兩種:黑巫和白巫。
黑巫是不好的巫師,管降蠱害人之事。
排灣族的巫師是白巫,管祈福之類的事。




瓦歷斯˙諾幹
是利格拉樂˙阿烏的前夫,為原住民重要作家。
目前以母語方式寫作介紹原住民文化,
希望藉此獲得諾貝爾文學獎青睞。





夏曼˙藍波安
另一位原住民重量級作家,
以英文寫作,希望藉此將台灣原住民文化
推廣到世界各角落讓更多人知道。
也希望藉著英文的寫作,喚起諾貝爾文學獎的注意,
和瓦歷斯˙諾幹以母語寫作的意念,殊途而同歸。
(以上圖片翻攝自利格拉樂˙阿烏老師的簡報圖片)



五十歲公主之婆婆媽媽經


不老的公主廖玉蕙
作品〈心疼〉入選於南一版國中國文
攝於2008/1/28豐原中教會現代文學營



不老的公主廖玉蕙2
攝於2008/1/28豐原中教會現代文學營




碰到偶像作家,老師也成了追星族。^^


如果說「女人四十一枝花」,那麼五十幾歲的女人,魅力是什麼?

這次豐原中教會的「現代文學營」,廖老師演講寫作要領,沒有深奧的理論,除了強調「討論」、「布樁導引」、「活潑化」、「激勵」、「想像力」等幾個原則外,內容都是信手拈來的婆婆媽媽經。

例如廖老師提到:很多小孩都寫過「我的志願」這種作文,很多人都是志向偉大,只有她家一對兒女志願平凡,一個要幫人家洗頭做頭髮,一個要做包子賣包子。

哈,「廖媽媽」還真寶貝呢,女兒很喜歡玩她的頭髮,她竟然去假髮店買假髮送給女兒當生日禮物,一償女兒想當美髮師的宿願。

至於兒子的廚師夢,「廖媽媽」更看得開。有人告訴她誰家小孩非常優秀,去美國念書了,她說沒關係,以後當有人老景淒涼,兒女遠在美國當優秀的外國人,不能隨侍在身邊時,只有我最幸福,兒子就在台灣賣陽春麵當廚師,天天煮好吃的料理給媽媽吃。

「廖媽媽」就是這麼豁達隨意,平凡中見出人生哲理。

廖玉蕙老師有一本作品:《五十歲的公主》,恰恰展現出她五十多歲女人的氣質,除了古怪精靈一如年輕時,更添了幾許隨遇而安的成熟智慧,以及平易近人的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