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31日 星期四

一個轉彎一個驚奇等著你(補音樂)



天天見面的人,不一定就能有共鳴交集,沒什麼感覺,沒什麼印象,模糊的像車窗外晃過的影子。

有的人,即使跟你只有幾次會面,幾次談話,卻已經悄悄盤踞你記憶的某個區塊了。


────────


上星期,資深帥哥主任,打電話到家裡來,告知要離職的事。今天他又來辦公室辭別。

一向魯鈍拙於應酬語的我,面對真情的辭行,更是笨拙無措,只是默然。

心中當然有想法的,好傢伙,還欠我六杯咖啡,就要走了。

資深帥哥主任,喜歡重口味的麻辣刺激。

三更半夜了,他卻一個人駕著破銅爛鐵銅罐車,飆到九份山上「夜總會區」,和那些黃塚孤魂為伴,等山巔冰冷的寒風清空了腦袋瓜裡所有的渣滓,再飆車下山,然後一夜好眠。

我看主任也是個莫名其妙的孤魂。

刮大風下大雨的日子,他偏偏選擇去釣魚。面對幾乎要把人吞噬的巨浪,他心中想著:就隨著大浪漂流出去吧。卻又拚命的用繩子把身軀固定在防波塊上,大聲吶喊著:我跟你拚了!

一個矛盾的靈魂。

電話裡,他再次說著他暑假才剛環島旅行回來的驚奇趣譚。

這次他還帶著國小畢業的兒子一起去,就用他那部早該進回收場的破銅爛鐵銅罐車。

半路拋錨是鐵定的命運,偏又遇上黑天暗地視線模糊的傾盆大雨,前不著村,後不見來人,總算找到修車廠,就一路和兒子推著銅罐車進修車廠。

……我想像著天地悠悠,兩個渺小微不足道的身影……。

擁有博士學位,又是高中主任,卻告訴你:他要離職了,要到某個小學去服務了,你有什麼想法?

到小學去服務委屈嗎?少一萬塊摳摳算嚴重嗎?問題不在實質的名位、金錢上,問題在於頭腦的想法,心情的感受!

資深帥哥主任說:繞了一圈,他選擇回到原點,比較輕鬆自在。

或許生命就是在不斷的衝撞中,才撞出自己的出路。

我還是默然無聲,資深帥哥主任,祝福你。


────────


不停地,

一直在尋找,

穿過山,河,海,叢林,大樓,隧道,人群,部落,

看見,

他所居住的花園,王國,地球,宇宙。

發現,

一切變的渺小。

(鏽的詩歌)


──────


補上寶姨點播的祝福歌曲。

聽了一下午,不同時期的Simon & Garfunkel,靈魂都被安撫了。



中年以上的 Simon & Garfunkel --American Tune






年輕時代的Simon & Garfunkel



2008年7月29日 星期二

停電閒話

鳳凰颱風,世外桃源唯一的災情
──────停電。

一條粗電線管就在屋簷前方懸吊著,
電力也掛了。

晚餐後,陷入一片黑暗。

樓上只有鋼琴室的照明燈是亮著的。
其他房間的都掛了。

我在一小方書桌前,
秉燭夜key,準備暑輔教材。

一小時之後,眼睛酸澀,
移駕到鋼琴室繼續奮鬥。

小乖美少女上樓來了,
也擠到鋼琴室看她的橘子小說。
這個暑假她迷上橘子和九把刀的小說了。

老爹也上樓了,
也擠到鋼琴室,橫躺在和式床板上。

全家三口,沒事就閒話兩句。

停電的好處!
全家好久沒這樣擠在一起了。

小NB電耗完了~ ~ ~
大NB電也耗完了~ ~ ~

睡覺去。

小乖美少女又勾著我的手睡覺了。
她好久沒有這個動作了。
她長大了。
我想念她的小時候。

─────

一覺醒來,曦光微現,電來了!

狂風仍繼續在鬼嚎著。

我在晨光微曦中,key 著這篇日誌。


2008年7月27日 星期日

米勒畫展之外幾個創意模仿聯想


所有的創造都有其過去的母胚,沒有任何創意可以憑空發想。

觀賞米勒畫展,某些東西又勾起我創造模仿的聯想,創意與傳統之間的聯繫總是饒富興味。

貼上幾張實例圖片給大家瞧瞧。







米勒畫展裡那些農夫村婦所穿的「木屐鞋」讓我印象深刻。 那些「木屐鞋」似乎是2007年以來爆紅一時的布希鞋老祖宗。








去年逛台南安平古堡在展示廳拍到的頭盔,當下,就讓我聯想到《星際大戰》裡的C-3PO,莞爾而笑。


連最古老的文字,都可以成為創作來源。



甲骨文「麥」字




一座的德國出產的衣架,原創靈感來源是小麥株,卻與古老的漢字「麥」字象形文字神似。
相關閱讀:古典創意VS現代設計-以麥字為例









不能免俗的,貼上最著名的模仿創作:達利〈米勒作晚禱的考古學追憶〉。


學生讀完一篇文章,老師總是要再給他們幾篇同性質的「延伸閱讀」,然後成為新的寫作的素材。

藝術的創造,其實就是老東西新面貌,吸收古老東西之精髓,再反芻、擴展、延伸、組合的翻新過程。

創新、進步,如果否定了傳統遺產,靈感也必然枯竭。





2008年7月25日 星期五

米勒畫展之主觀印象

不論是否有美術基礎或藝術涵養,看畫展,對於作品的好惡,應該都是結合了個人生活經驗的主觀投射。

米勒的名畫〈拾穗〉、〈晚禱〉、〈牧羊女〉等,當然是觀展者的焦點,無庸多言。其他作品,也是各有粉絲欣賞的。





特華雍的〈抓背的母牛〉,大概是米勒畫展裏,讓我駐足最久覺得最有趣的一幅畫。

牴觸著樹幹使勁摩擦背脊止癢的母牛被真實停格,模樣生動傳神,令人發噱,當下,就讓我聯想到我家老爹 ^__^ 。

我家老爹,有時工作中暑不舒服,就是愛抵著牆壁角摩擦肩膀,肩膀軀殼牴觸著牆角線不斷摩來摩去的律動,霍霍有聲。

看著特華雍這隻摩擦背脊止癢的母牛,霎時間,我好似看見老爹,又在霍霍有聲的牴著牆角摩背呢!





米勒的〈春天〉,這是我家美少女逛米勒畫展最喜歡的一幅畫,堅持要買海報,我家就住在「春天」裡,她還要買海報!

事實上,這次看米勒畫展,風景畫完全無法吸引我的眼光。原因無他,我個人比較喜歡明亮大氣的風景畫。

這次展出的幾位法國19世紀巴比松畫派的作品,寫實的細節精微細膩,無微不至,叫人嘆為觀止,偏偏畫版都很小,用色又暗沉陰鬱,層次繁複,實在很傷眼力啊,所以就完全無法吸引我的目光了。

我想:那麼小又那麼複雜的畫面實在不適合遠距離欣賞啊。





林青霞、林志玲兩位台產大美女,最愛杭特的〈農婦〉。

我看杭特的〈農婦〉香肩微裸,玉脂凝膚,纖纖素手,撥弄著花瓣,若有所思,心事重重,自然散發的迷人魅力,連我都無法抵擋。

這幅〈農婦〉真該改名為〈思春閨女〉。

不過不得不提的是:杭特筆下的農婦,纖纖玉手完全不像農村婦女的手,根本失真呢。



簸穀的人



縫衣服的婦人

而整個米勒畫展裡,那些構圖單純,樸素黯淡的農村勞動者的畫象,讓我十分感觸。

這些農村勞動者,像永恆的剪影,面貌模糊,手掌粗大,完全不同於杭特優雅的〈農婦〉氣質,他們黯淡沉默,謙卑的在變化莫測的天地間艱苦的謀生,將生命緊密託付給大地,和我在世外桃源接觸的那些農夫村婦完全一個模樣,寧靜堅韌,知足感恩。




2008年7月22日 星期二

米勒畫展篇外兩三語




昨天去「逛」米勒畫展,沒錯,是用逛的。

人多,圖畫小,畫面灰暗一團,一堆人就擠在你身旁,我實在「看無」,不到一個小時就出來了,買紀念品的時間比逛畫展的時間還多呢 。 XDD

你儘管笑我好了,庸俗沒藝術氣質的香菇。

假想:
如果有一個像郭台銘那樣有錢的老公,包一天展覽會場,讓我一個人靜靜的在那些名畫之前,慢慢的精雕細酌,或許我就可以對這些名畫看出一些名堂了。……

附庸風雅,其實學不來的,藝術品味也不是可速成的。……

眼皮睜不開了,明天再談。

2008年7月19日 星期六

風言風語

再一次讓氣象局颱風氣象預報失準,造成中南部豪雨成災淹大水的卡玫基颱風離開台灣本島了,又是雨過天青的日子,今天且讓我來個「風言風語」說「風」字。

沒事無聊時,我會翻翻笨重的書法工具書,每次翻,每次總要讚嘆造字者的智慧暗藏天機。不信?鋪幾個和「風」字有關的字給大家瞧瞧。




這是李陽冰的書法,風字。

風,本義是「流動的空氣」,空氣流動,「風動蟲生」,李陽冰所寫「風」字,下面就是一條蛇,以蛇代表各種蠢蠢欲動的萬物。風一吹動,帶來潮潤的水氣,帶動了宇宙萬物勃發的生機,可以說,風是促進宇宙萬物生長的酵素。

風流轉,春風化雨,固然帶來生機,但「飄風烈烈」,成為「熱帶氣旋」時,帶來的卻是毀滅、災難,而不是生機。

根據古書所載,風有八風,你不能期待八風都是「惠風和暢」、「霽風朗月」,多的是「盲風暴雨」、「不測風雲」呢。 古人對風的體認,有他們最直接有力的表達。




兩個風字,讀作:「鑲」;又讀「賞」。

這兩個連體風,被稱為「亂風」,就像連體嬰一樣不正常,是來亂的,這種「亂風」或許可以「雙眼皮」的颱風為例,如納坦、杜鵑、碧利斯、利奇馬、聖帕等,不是風大,是雨大,造成台灣各處淹大水,擾亂民生安危。




三個風字,讀作:「咻」。

三者為眾,三個風字相疊,這是「驚風」,或許你可以去想像龍捲風疾風暴起,飛沙揚礫拔樹發屋,人獸生畜競奔驚逃的可怖場面吧。




四個風字,讀作:ㄏㄡ。

四個風字相疊,狂風怒吼,鬼哭神號,應該是「懼風」了,其威力摧枯拉朽,足以毀滅世界,大概只有2005年8月襲捲美國墨西哥灣,引發海水倒灌,摧毀整個紐奧良市的卡崔娜颶風可以比擬吧。

這三個字,大概都可視為「狀聲字」了,利用疊字簡單明白的表現巨風來襲聲勢嚇人的面貌。

巨風成為「熱帶氣旋」,最可怕的是帶來驚人的豪雨,連這樣的情況,也有相對應的字。




這個字,就讀作:「雨」,文字結構,很清楚告訴我們:雨因風而生。

形成災難的巨風都有一個邪惡的颱風眼,無巧不成書,《說文》裡面就有一個「風」字古文,就長了一隻邪惡的眼睛,稍作影像處理,竟然就跟衛星雲圖的颱風眼一個模樣!





這是《說文》風字古文





第一次影像處理,颱風眼乍現!





第二次影像處理,邪惡星雲眼成形!





比較一下雙眼皮颱風碧利斯星雲圖,巧吧!

看到這裡,你還覺得四四方方的文字是死的嗎?

單純的文字,有著無限的宇宙玄機在其中。

地科專家一直在研究如何破解巨風、趕走巨風,「人定勝天」可能嗎?

幾千年前的智者在造字時,就給了後人很多的暗示。


2008年7月17日 星期四

一封信


生命就這樣帶著各種面相,

經常就在某個不經意的轉彎處找上你,

無情的打擊,讓人驚惶失措,

沒有一個人是有準備好的,

我其實也很害怕,卻無法躲避只能面對。

────────

給玲:

接到你的伊媚,想像著你現在翻騰無助的心情。

上星期五回台南,晚上坐在你家客廳,雖然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個不停,我卻很專心的聽著你媽再一次的敘述她的病情和心情。

我覺得你媽對自己的病,心裡有數,而且她有一個論點十分打動我:與其做化療,結果還是不能痊癒,不如保持一個完整身軀,讓自己身心輕鬆一些還比較好,順其自然啦。

說真的,你媽這些話已經重複很多次,但我覺得她就是想告訴我們一個訊息:請尊重我本人的意願、想法、感受。

我想醫病倫理,大概是我們現代人需要學習的一門功課,尤其是家屬。

你媽的決定我們必須尊重,畢竟在醫療過程中,身心所遭逢的巨大痛苦,都是她一人直接承受的,我們再多的關懷,都還是隔了一層。

而你爸爸選擇提早退休陪伴媽媽,我想他們夫妻倆人都有很清楚的打算與決定,所以讓媽媽安心養病最重要了。

別再自苦,你已經夠累了。

我知道你是一片孝心,很擔心,很無力,都認為爸媽太依賴不可知的宗教神明……等等。

但我們如何能肯定我們的認知就是對的、恰當的?而別人的選擇就是愚昧無知的?

在這時候,姑姑大概也只能以最傳統的宿命觀點告訴你:生死有命,我們都要學習面對。

這樣說,不是豁達,或許是冷血,經歷了至親老病死,甚至自己學生驟然的意外之後,我也才學習去面對生命無情的本質。

某個畢業生,才高一,回學校看你,早上你還他和聊了好久的話,下午卻傳來他在學校操場打籃球倒下去,再也沒醒過來……。

某個聖誕歡樂時節,突然收到簡訊:某某畢業同學,因天雨路滑,他的車子在上班途中,在山路上出事了……不到三十歲的生命,一個小女兒不到一歲,……。

何其無常!何其脆弱!何其無情!我們既不能掌控也無力改變。

生命就這樣帶著各種面相,經常就在某個不經意的轉彎處找上你,無情的打擊,讓人驚惶失措,沒有一個人是有準備好的,我其實也很害怕,卻無法躲避只能面對。

對於不能掌控,不能改變的事,我也只會以消極的傳統的想法去面對而已。

祝堅強。

姑姑


──────


貼這種文,其實很掃興的,府城貪腐餘波仍在盪漾中,可是有一些心情也一直存在著,如今又被來自深山的消息勾出來了,既然壓不住,就誠實的去面對,把心情貼出來了。

現在,我更珍惜每一個可以看見星星月亮太陽的日子,更珍惜每一個我身邊能接觸到的溫熱生命體。


2008年7月13日 星期日

台南三分之一貪腐逸樂快報

就像i-phone 3G 先搶先贏,
香菇台南貪腐,暑假逸樂第三攤,搶鮮報 ~ ~ ~

寶姨魅力凡人無法抵擋,
讓香菇心動又行動,拋夫棄女追隨台南貪腐營。

2008年7月10日星期五晚上,我終於認識「忐忑」這兩個字,一顆心真的上上下下盪來盪去不睡覺,像個小學生第一次遠足,興奮莫名。

每天在虛擬世界一起剌賽問候的朋友,一旦活鮮鮮的在真實世界出現你眼前,心臟的負荷,瞬間達到尖峰狀態!

首先,介紹一下貪腐團員,才不會以後在街上看了都無借問:





十指、食指以及蓮花指都很厲害的台南貪腐爐主





「笑中帶淚」(引用披頭小王子之詞)的生活智者貪腐團長;

甜蜜可人呱呱叫的鴨子(影像缺貨中)

雨果的素食寵物夫婦;(影像缺貨中)

一家三口親子同遊的在地顯影;(影像缺貨中)





敬老尊賢殷勤接送的義大利黑社會老大, 一小碗的炒鱔魚麵,是餵不飽黑社會老大的胃囊的,還要再來一碗土魠魚羹慰勞。





中央尖山歷劫歸來,充滿死亡陰影,天天需要咖咖灌注生命力的影像玩家;

用一句經典介紹詞就讓你一輩子都記得他的大便;

當然,壓軸的一定是南台灣德高望重美食貪腐首選、記憶體殺手的老郎,以及溫柔婉約的「老娘」大嫂(影像缺貨中);

還有,如神龍先見首再見尾、驚鴻一瞥的釋迦頭攝影大師,(影像缺貨中)

最後,還有一個重量級人物出現,且按下不表(影像缺貨中)。





一群人逛完安平熱門景點「樹屋」,美食貪腐正式登場,首選是不可說的「炒鱔魚麵」,煙霧迷濛中,下鍋起鍋,快火速炒,趁熱吃了,至於品味,從舌尖通過喉嚨到胃囊,各個貪腐團員自有品評,毋須香菇冗言贅詞。

熾熱天光就在大家嘻哈歡樂聲中漸漸黯淡,貪腐都還沒進入高潮歡樂,什麼雞屎山燒烤,美酒拚攤,香菇都無緣與會,只能拎著魂牽夢縈的甘草醬料番茄切盤搭高鐵去,回家「孝順」我家美少女。

兩天一夜的貪腐團,香菇就只能參加三分之一,遺憾啊!也只能去咬毛巾了。

龜山島之我的地平線視野

我不去想是否能夠成功
既然選擇了遠方
便只顧風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贏得愛情
既然鍾情於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誠
我不去想身後會不會襲來寒風冷雨
既然目標是地平線
留給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來是平坦還是泥濘
只要熱愛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錄自:
汪國真詩選<年輕的思緒˙熱愛生命>


────────

踏上龜山島,我的視野沿著地平線奔馳,天地的盡頭,是夢想的起點,還是夢想的終點?

天地依然延伸平行,我沒有想到與夢想連結,只是想在天地的盡頭飛翔。

……飛翔,如大鵬展翅,翱翔九天之外。

當「生命之舟駛進了生活的大海」,這條地平線一直牽引我走向未來,不至淹沒。

──香菇




宜蘭頭城烏石港發亮湛藍的天空



宜蘭頭城烏石港出發,眺望天際。



龜山島之浮動碼頭



龜山砲台遠眺龜山漁港



龜山南岸碼頭遠景



龜山沒落荒村西門町全景



龜山靜謐的鏡湖



龜山鏡湖畔之普陀巖(拱蘭宮)



龜山鏡湖儷影



龜山鏡湖海天相連之地平線視野


2008年7月12日 星期六

龜山島之聖帕遺跡

我從來不認同「人定勝天」,相反的,我經常感受到的是大自然天崩地坼的力量非人類所能抗衡。

再遊龜山島,再次體驗大自然破壞一切的威力之大,更體驗到大自然奧妙神秘莫測之一面。

還記得去年八月那個「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颱風雙眼牆聖帕颱風嗎?台灣本島受創不大,但龜山島可慘了。





據導遊說,聖帕在龜山島激起八層樓高的巨大浪濤,把甫建設完成一個月的南岸碼頭全都沖毀,龜尾細長的礫石灘竟然被聖帕強勁風勢切斷,形成長達50公尺的缺口。

不過大自然有力量摧毀一切,當然也有復原的自癒能力。

「神龜擺尾」是傳說中龜山島八景之一,當夏天吹西南風,龜尾就向右擺,冬天強勁東北季風,又會讓龜尾向左擺。

一年前,被聖帕強風切斷的龜尾,如今隨著秋冬季節東北季風再度吹起,慢慢推移,礫石灘的石頭又漸漸再度歸位,隱隱約約龜尾又再度長出來。妙!

遠方細長漂亮圓弧形的龜尾,較細的部份,就是聖帕颱風來襲的斷尾處。







漂流木是聖帕颱風侵襲龜山島最具體罪證。





龜山島上的一草一木一石……都不能帶走的,包括這些漂流木與島上「野生番茄?」。






被摧毀的南岸碼頭已經修復,並用「綠網」固樁,強颱來襲時有用嗎?懷疑!






這座防波堤亂石岩漿塊,讓我聯想到倪匡科幻小說中提到的,從外太空墜落地球的金球正被包裹在亂石岩漿塊中……。^^







觀音龍騎,原本也是龜山鏡湖一景,但也被聖帕颱風打壞,人事依舊,景物已非。
昔時崔護有詩嘆:「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今日香菇賦文曰:「聖帕觀音影杳然,龍騎空留伴遊客。」

─────

香菇寫於參加台南貪腐逸樂之前
2008年7月12日星期六
12:39:14 PM

2008年7月9日 星期三

已經統一了?


今天有一則新聞:

集集獅友會會長招待中共旅遊局長所帶領的中共首發觀光團,卻被承辦的旅行社先遣人員要求不能穿有國旗的獅友會背心,為了避免有衝突,集集獅友會會長就換掉背心了。……

電視新聞完全輕描淡寫的處理,不敢大肆喧騰。

這豈止是低聲下氣而已,國格尊嚴在哪裡?

這種被要求拿掉國旗的事,一再演出,已經門戶洞開了,以後到底要怎樣?……

七月流火,大熱天,而我,不寒而慄!

再遊龜山島

今天又去遊龜山島,暑假逸樂第二攤。^__^

已經是02:28了,應該說是昨天了,日曆又撕去一頁了。

這次是全家出遊,還帶著婆婆一起去。可憐我家美少女在船上一直抓兔子……。

這完全在意料之外!之前去八里玩,坐船就都OK啊!老爹就已經在昨天很體貼的買了暈船藥要給婆婆吃,還說美少女根本不會暈船,不必吃,結果完全是在狀況之外,人生就是一連串的不斷的意外累積而成?

雖然是第二次出遊,一個小小龜山島,還是又給我一些意外驚喜,再貼圖。昨晚通宵熬夜至天亮寫課程計畫表,該去睡覺了。

九族篇外篇

很多人都有這種遊樂經驗吧,就是出去玩,總是會碰到一些插曲,為你的逸樂再添加一些意外回憶。

貼上一些不能歸類的圖,是這次旅遊的小點心。。




戴墨鏡的阿伯,你拍照往哪裡對焦啊?





九族祭典會所舞台上方的雕塑圖像,也有帶眼鏡喔!





這位阿嬤手真巧,穿梭之間,十分靈活,我都來不及拍照呢。不過她的皮膚真是細皮嫩肉,手也很細,和我印象中原住民飽經風霜黝黑的臉上都有著深刻皺紋的容貌,完全是刻板印象之外。疑……







九族文化村在魚池鄉,我們一行人從九族玩出來之後,在街上等候豐榮客運,我注意到街上的看板,都統一成魚形之狀,連路燈也經過設計彩繪上「魚尾紋」,不一定美,也可能亂花公帑了,但看得出來鄉公所也是很為觀光貪腐努力打拚的。

車子終於來了,可以回家了。

這次九族遊,實在花太多時間在車上了,沒辦法,老爹不喜歡在外面過夜,也不想自己開車,美少女則需要有伴,兩家一起出遊,時間都要喬來喬去的,就這樣披星戴月的過了極疲倦又快樂的一天。

梁實秋雅舍小品有一篇文章提到旅遊,人一旦日子過的無聊了,就會去旅行,旅行累了,就會想回家,家呆膩了,就會再出去旅行,……如此,人一生就是在這種流浪、回家周而復始的歲月流轉中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