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9日 星期日

鐵馬達人

    















這位是鐵馬達人宋宏喜先生。

6月8日那天,我帶著學生第四度草嶺隧道鐵馬行,輕鬆踩著鐵馬,車行進入隧道內,沁涼的冷風撲面而來,還是那般的舒爽透心涼,出了隧道南口,巧遇鐵馬達人宋宏喜先生。

宋宏喜先生是台灣中油鐵馬社成員之一,已經在台灣境內挑戰完成200、400、600公里自行車賽的資格認證2次(Orz 拜倒!),並即將於2011 / 8 / 21-25參加著名的法國PBP(Paris-Brest-Paris巴黎-布勒斯特-巴黎)長距離自行車競賽。

法國PBP長距離自行車競賽已有120歷史,這項競賽,必須在90小時內,完成約1200百公里的賽程,非有極堅強之體力、精神、毅力之鍛鍊者,是無法完成這種超級極限運動之挑戰的。

在此祝福鐵馬達人宋宏喜先生法國自由車行一路順暢完成挑戰,為台灣爭光。



2011年6月12日 星期日

讀開國功賊

讀完酒徒的〈開國功賊〉。

亂世,人連成全自己的鴛鴦夢也無法作主,讀王伏寶與竇紅線之死,心如被撕裂,為之悲慟淚奔。

仇恨的結局是什麼?唯殺戮與毀滅。

即使在亂世,仍然一直秉持善念的程名振,卻因親娘與愛妻被造反亂軍殺死,最後是仇恨填膺,失心瘋天良泯滅,將當年他自己苦心建築而因此創造了萬頃良田活人無數的洺水大壩,變成殺人工具,被破壞的洺水大堤,滾滾洪流潰決,瞬間萬頃良田又變成澤國,滾滾濁流中屍橫無數 ------。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亂世,人命微賤如螻蟻,任人揉捏蹂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