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0日星期三

向陽詩作〈亂〉之處女秀


向陽老師的詩集《亂》,最近榮獲2007台灣文學獎新詩金典獎。

向陽老師笑說他的詩作:〈阿爹的飯包〉,在公共場合不知被朗讀多少次了,讀到爛了;這次要特地為我們朗讀他的得獎詩集作品:〈亂〉,這是〈亂〉的處女秀喔。

我們真是三生有幸啊,與向陽老師的第一次相遇。

──────

〈亂〉 向陽

在靜寂的夜中醒過來
醒過來的夜喧譁著
墨藍的天空隱藏迷幻的紅
淺綠的窗簾飄搖虛空的白
鐘擺彷彿也被嚇呆了
所有指針都反向逃竄

沈默的夜,沈默的張狂
囚車烏黑,滿載叛徒顛頗前行
群眾以白眼,魚肚一般翻破了天
血雨灑落子彈犁過的田
一堵廢牆依舊顫抖,在灰瓦下
孩童躲在沙包間找尋太陽
雞鴨,為地盤吵架
夢中被棄的小村,偷空打了一個小盹

從靜寂的夜中醒過來
醒過來的夜回味夢中的夢
分不清是金邊市郊即景
還是波士尼亞邊區北愛爾蘭麥格賀拉斐特鎮
分不清是西藏山區伊拉克南界
或者厄利垂亞農村約翰尼斯堡城外
有些國家醒著有些國家睡了有些國家
未醒未睡半醒半睡腥紅著雙眼
在靜寂的夜中狂亂
在狂亂的夜中靜寂
髮眼鼻耳舌頸胸腹腰肚手臂腿腳趾
都攪在一塊兒給砲火帶走了

這夜也以另一種臉顏沈默著
在曼谷在紐約在巴黎在莫斯科在上海在台北
愛滋通過血水交容滋生愛的共同體
罌粟大麻植床在人類的體膚上
狂歡舔上都會男女乾渴的唇間
飢餓寫入窮鄉孩童的骨頭
核能電廠獰笑,等待下一回的奔放
臭氧層苦澀的傷口,百無聊賴地,擺著
在靜寂的夜中醒過來
世界洲界國界人界皆已泯滅
只剩皮膚與皮膚競逐顏色

在靜寂的夜中醒過來的夜喧譁著
醒是夢,夢死也醉生,醉後還得醒
和平夢,夢戰爭,戰爭夢和平
積木一樣,隨意堆疊
亂,也隨意堆疊
積木一樣溫順沈默的我們
在政客軍頭的遊戲中
被集合被解散被撿拾被棄置被敲打被命令
被編號被設籍被上色被分類被排列被界定
在夜的某個區位中
在亂的某個經緯上
在我們自己也搞不清楚的某個夢裡
我們堅決相信可以夢見黎明

醒過來,自靜寂的夢中
這個世界用亂建構了邏輯
愛與恨以對立的鬥爭相互取暖
在夢的狂亂中
我們因為沈睡,錯過黎明
至於鐘擺
仍擺在該擺的地方
在靜寂的夜中

也不動

──1993.05.26.台北
──1993.06.03.中國時報「人間」副刊
(文字來源:向陽詩房






相關閱讀:向陽工坊-向陽詩房
http://hylim.myweb.hinet.net/xiangyang/chaotic.htm

13 則留言:

雍正皇帝 提到...

自古都是創業難 守業更難 前車之鑑 後世之師
朕盼著臣工們即刻起能文武兼修 個個有勇有謀
將來有功於大清社稷 確保江山永固 千年不變

你們都給朕記住了 只要咱們這裡腐敗了一點點
整個大清帝國就爛了一大片 天良 懂得這兩個字嗎
朕只要你們順從民意 不違民情 就合乎天理 天良

你們都知道 朕在當皇帝之前曾經在藩邸當過近四十年的王爺
多次辦差 屢屢出京去察看民情 所以朕不是那種什麼都不知道的昏君
老祖宗把大清的江山社稷交付朕的手裡 如果在朕的手裡滅亡了
朕顔面何存 大清帝國的顔面何存 朕拿什麼碗糕去見列祖列宗
欽此

香菇 提到...

雍正皇
你要洗我的版啊?!

披頭王 提到...

老師
阿盛作品妳覺得如何
我的一位格友是他弟子
有寫過向陽的報導

香菇 提到...

披頭王
對於阿盛的印象,
只有學生時代常在時報副刊看到他的作品,
除此無涉獵。
但他寫我南部故鄉的鳳凰木,
如七月流火,一樹火紅好像燃燒一般……。
卻依然深刻留存在我腦海中,
是文筆很健的作家。

寫向陽老師的文章太多了,
向陽老師是知名政論家、詩人、作者、學者,
用古狗搜尋,保證資料讓你看到眼花。^^

阿寬 提到...

上月的《文訊》,向陽有評阿盛的近作《夜燕相思燈》(遠流)。
我之所以注意這本散文集,是因為遠流給這本書做了一支短片放在Youtube上,時報還寫了報導說「老阿盛尋找新讀者」,感覺蠻「當時行」的;這本書我在書店看過,雖然文章不算是我偏愛的口味,但有一種古早的氣息、這算獨樹一幟嗎?

香菇 提到...

阿寬
謝謝告知這麼好的資訊。
去看了那隻廣告。
書籍還拍宣傳的MV,真是先進啊。
但沒看過這書,無法評論。

阿寬 提到...

這陣子我也讀了很多他的作品
感覺是很不錯的心靈讀物

香菇 提到...

阿寬
承蒙你還來翻舊作,謝謝啦。

還是讀讀文學書輕鬆,才不覺得現實之醜惡。

說來汗顏,自己老是不想談政治,最近卻讓自己的版快變成政治版了,但現實由不得人,我實在是忍不住有感而發。但文學的區塊我真的把它荒廢了,汗顏!

阿寬 提到...

記得看過一句話,其大意是說
「繃緊的琴弦,是彈不出美妙音符的」
為生活打拚,固然是人間條件
可是也並非人生的「唯一」

讀文學書輕鬆,看看漫畫更樂
我們早該讓「輕鬆、快樂」的事物
放到它原先該有的「更高的位置」
而不是一天到晚,只會強調嚴肅的東西
任何事情搞過了頭,真的會物極必反
最後對誰都沒有好處

阿寬 提到...

過一陣子存夠了錢後,也許我就會去買這本《亂》來讀吧?

阿寬 提到...

《亂》已然入手!

其實政治這回事,也不是不能談論
但我想談話節目,以及政論版網友
應該要多傾聽理解不同世代與層面的聲音
特別是美國故總統夫人說的「小地方」
例如工廠、辦公室或教室等地方
否則到頭來只會造成難以挽回的局面
不宜每次都希冀「亡羊補牢」
因為有時候就怕「為時已晚」

香菇 提到...

阿寬
現在我不想談政治!
政治是眾人的事,
卻是非常主觀的感受、想法,沒得妥協。

阿寬 提到...

妳介紹過《亂》
那有買回來讀過嗎?
如果有,妳喜不喜歡呢?